返回

明末行

首页
第三百三十三章 人肉盾牌0115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后退 前进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明军大营里炊烟袅袅,各营的火头兵都造好了饭菜,各营的将士们起床后纷纷饱餐了一顿后都自觉的开始准备起来,在各自军官的号令下纷纷进入了预设的防线上。

    很快,前方又响起了一阵阵苍凉的号角声,无数的清军排着整齐的阵型向明军缓缓合围过来,白色的、红色的以及镶白色的铠甲密密麻麻的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清军或步行,或骑马,阵型之严谨却是让人惊叹,仿佛昨日的失利根本就不放在他们的眼里。

    庞刚和卢象升站在大营最高处的一辆大车上,这辆大车的周围还镶嵌着一层铁板,用来防止流弩的误伤。

    看着清军蜂拥而来,庞刚嘿嘿冷笑道:“鞑子今天难道要倾巢而出了吗?看来他们还是不死心啊。”

    庞刚对于自己的军队和火器还是很有信心的,即便是清军倾巢出动攻击大营,他们不一次性付出个三四万人的代价休想占到便宜。

    卢象升也笑道:“老夫知晓朝栋你骁勇善战,不过你还是要小心点,毕竟鞑子可不是善茬啊。”说话间俩人对层层推进的清兵似乎并没有看在眼里。

    清军从两里地外开始层层推进,推进到一里地的时候他们却停了下来,正当明军感到奇怪的时候,前面的清军中央突然分开了一个大口子,从里面涌出了一大群人。

    “什么,怎么会这样?”

    从千里镜中看得一清二楚的卢象升和庞刚忍不住大惊失色。那些人分明都是大明的百姓啊。

    随即,清兵阵中就传出一片喧哗与哭喊声。紧接着大群的打明百姓被鞭打着驱赶上前,数量足有四五千人。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个个全都衣衫褴褛。有的肩膀上挑着土担,抗着泥袋等物,脚步踉跄。稍一缓慢,她们身后的清兵就是狂鞭抽来,将她们打翻在地。

    看着他们渐渐走来。明军将士们一个个都目瞪口呆,他们实在是没有料到清军竟然会这么无耻,使出了驱逐百姓攻营这一招。

    “无耻,真真是太无耻了,想那岳托和多尔衮好歹也是清军大将。竟然会这么下作。”看到这一幕,卢象升的肺都要气炸了。

    庞刚却是没有和卢象升以及众将士那般进行漫骂。只是皱了皱眉头,面带焦急之色对卢象升道:“卢都督,鞑子此举甚为歹毒,若是任其将百姓驱逐至我军阵前,我军将士势必不能放手开炮杀敌,连我军挖的壕沟都有可能被其填平,甚至有全军覆没的危险。卢都督,末将愿带五千士卒出营将百姓救出来,并挫敌锐气!”

    “出营与鞑子野战?”卢象升犹豫了一下迟疑道:“鞑子现在可是人多势众,咱们兵力可是处在下风啊!你有把握吗?”

    庞刚坚决的说,“没有把握也总比在这里等死的要好,都督,您赶紧下令吧!”

    “好吧,那朝栋你千万要小心点。”卢象升身为宣大总督领兵部尚书衔,自然知道临阵时犹豫不决乃军中大忌,现在已经到了危机关头,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是!”

    庞刚领命而去,下了大车后,立刻来到了大军当中,他立即叫来了李源吩咐道:“李将军,你立即率领本部人马跟本官出营,击溃鞑子将前面的百姓救回来。”

    “是!”李源挺起了胸脯大声应了一声,随即很快就疑惑的问。

    “大人,您也要跟末将一同前往吗?”

    “怎么,不行吗?”庞刚沉下了脸。

    “不是”李源急了,他焦急的说道:“大人,您可是咱们青州军的主心骨,这种事还是末将去就好了。”

    “是啊,大人,这事交给末将和李将军就可,您就不必亲自前往了吧。”一旁的大壮也劝了起来。

    “少废话,执行命令!”庞刚没有时间跟俩人磨牙,转头又吩咐站立在一旁的黑铁道:“黑千户,你带领你的骑兵随同本官一同出阵迎敌,记住,待会要多俘获一些鞑子,来而不往非礼也,咱们也给他们来个惊喜!”

    黑铁狞笑道:“大人,您就瞧好吧,卑职保证不会让那些狗鞑子好过的!”

    时间紧急,庞刚也不废话,挥手道:“好了,大家都各自去准备吧。”

    很快,明军大营中沉重的大门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响,先是一队千余人的明军骑兵快速从通道策马跑了出来,随后就是一队队身披锁子甲的明军步卒迈着整齐的步伐从大营里鱼贯而出。

    不多时,五千名步卒就在贾庄的北面的空地上排成了五排,呈一个长方形,然后再军官的命令下向前缓缓推进,在他们的两侧则是一千余名骑兵随身护卫。

    看到明军竟然放弃了坚固的掩体,转而同自己打野战,包括多尔衮、岳托在内的所有清军将领不禁欣喜若狂。

    即便是以岳托这般沉稳的人也不禁笑道:“睿亲王不愧为我大清的栋梁,妙计一出就令明军放弃了阵地乖乖的来与我军决战,真可谓智勇无双啊。”

    多尔衮听得心里受用,面上却装成一副淡然的样子,“大将军过奖了,多尔衮愧不敢当,不过既然明军有这个胆子出来与我军决战,这么好的机会咱们可不能错过啊!”

    “正是!”说到这里,岳托的精神为之一振,赶紧问道:“既然明军已经出来受死,诸位将军谁出去与其决战?”

    “大将军,让我去吧!”岳托的话刚一出口,多尔衮的身后立刻就站出来了一个人。

    看到来人,原本正跃跃欲试的众将也咽下了要说的话,悄悄的站回了原位,这位抢先站出来的人正是多尔衮的同母亲兄弟、镶白旗旗主多铎!

    多铎一向就对死心塌地跟着皇太极走的岳托心有不满,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一个立大功的机会摆在眼前,他又怎么能放过呢。

    岳托身后的一名将领却是有些不满的说道:“多铎贝勒,明军虽然弃营而出,但依然不可大意,单靠你镶白旗的人马可以全歼那些明军吗?”

    这名将领年约二十六七岁,身穿红色镶白的铠甲,一脸的彪悍之气,此人正是岳托的长子罗洛浑,他看到多尔衮和多铎两兄弟竟然这般明目张胆的抢夺军功,不禁心头火起,在一旁冷眼嘲讽起来。

    罗洛浑话里的意思多尔衮两兄弟自然听了出来,其意思无非就是说,吃独食可不是一个好习惯,还是让出来点的好。

    但是多尔衮是什么人啊,人家可是敢跟皇太极暗地里扳手腕的人,区区两句话自然不可能让他放弃自己的打算,随即只是笑笑不语。

    多铎得意的看了罗洛浑一眼,对岳托抱拳道:“大将军,那么我这就去了,你们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随即一催马,飞驰到了镶白旗的军中,大声的喊道:“大清的勇士们,大家看到了吗?那些懦弱的明军终于离开了他们坚硬的龟壳,有胆子出来和咱们大清野战了,你们说咱们能放过这个机会吗?”

    “不能、不能!”

    镶白旗的阵中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吼声,一明明清军看着远处缓缓开来的明军眼里射出了炙热的光芒。

    “好,那就让我们一起去用手中的马刀和长弓,用那些明军的头颅来装点我们的荣耀吧!现在全军推进!”

    随着多铎的声音,一万多名镶白旗大军缓缓的向推了过去

    就在镶白旗大军缓缓向前推进的时候,庞刚率领的大军也离那些被清军威逼着向前的数千百姓也离明军阵营不足三百步了。

    庞刚见状后立即大喝道:“全军止步!”

    “哗哗!”随着一声令下,所有的明军步卒都停下了脚步!

    “所有步卒保持距离,检查枪弹!”

    一声声命令通过鼓声传到了各名千总的耳中,各个千总又把命令传达到了每一个士卒的耳朵了。

    早就经历的数次大战的步卒们面对层层逼来的清军,开始有条不紊的检查枪弹、刺刀,以及身上放着弹药的布包情况,随即全体步枪手开始装弹。

    很快第一排的步枪手装好弹药后就蹲了下来,枪托放在地上,枪口朝上,做出了随时可以开火的准备。

    这时,那些百姓在清军的驱赶下畏畏缩缩的靠得更前了,两百多步的距离对于青州军的步枪手来说已经完全处于他们的射程之内。

    这时,庞刚亲眼看到一名挑着一名担子的女子脚步趔趄的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这名女子的身后还跟着一名约莫七八岁的幼童,即便是这名幼童的怀里也吃力的抱着一小包的泥土在前行。

    他们神情麻木,步履蹒跚地前行着,突然,这名幼童脚下一个不稳突然摔倒在了地上,他们身后立即就窜出了一名清兵,手中的旁边立即就劈头劈脑的抽在了这名幼童的身后,看得庞刚以及明军众将士目眦欲裂(未完待续)!!! 
后退 目录 前进

t1:0.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