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少女的祈祷

首页
第31章 三十一1028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后退 前进
    昏暗密闭的值班间, 男人的嗓音格外低沉, 周落顿时静了。车上隔音效果不好, 一门之隔外就是嘈杂各异的人,间或各种气味和辱骂。

    她被他抵在门上, 再往上几寸就是那扇百叶窗, 光线覆在她脸庞上,女孩闭着眼, 黑密的睫毛垂着, 乖顺得不可思议, 她抱住韩珉,双手捧着他的脸吻。

    他喜欢真的吻,唇舌交缠,没有余地地侵入。

    但是周落喜欢吻他的眉眼、鼻尖,再踮脚吻他的额心,最后才是唇齿厮磨。

    男人这次格外有耐心, 忍到她含住唇瓣时,他才扣住她的后脑勺吻进,他吻得又重又深, 好像一点点地把她往悬崖逼近,她退无可退,呼吸全乱。

    指腹莫名地碰到他的喉结,周落心念一动一只手盖在他脖子上, 喉结在滚动,她的手心有点发痒。

    韩珉捉住她的手吻了下, 一只手扣住她双手手腕,低声说:“等等能忍住吗?”

    他的语气很温和,周落真想了想,随意回答:“应该……能吧。”

    他微笑:“那就好。”

    门外的嬉笑低语很清晰,周落仰头,眼睛盯在屋子上方的某一角,韩珉伸手解开她上身的衬衫,暗淡的光线下,露出她里面的吊带衫。周落夏天喜欢穿吊带衫,纯色的,穿在外套里面打底。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韩珉垂眸看着,她很瘦,腰线明显,外衣脱了后身材更显,他的手从她意料边缘伸入,沿着腰际往上,指尖意料中地又被一层薄薄的、柔软的布料阻挡。

    周落低头蹭了蹭他的鼻尖,说:“我不喜欢穿有垫的,难受,”她的吻若有若无地落在他眉心,语气有点哀求:“能轻点吗?”

    韩珉埋在她肩窝:“我还没开始。”

    他深吸气,仿佛能借此找回点理智。他似乎真是绝对冷静着的,吻她颈侧,感觉着她颈动脉的跳动,他舔咬的时候都没舍得太用力,她说要轻点的,他一直都克制着。

    直到韩珉的手覆在她一侧胸前,周落浑身像是被过过电似的打颤,韩珉还没什么动作,她就忍不住地去吻他。

    男人微皱着眉,时不时地回应,女孩就像溺水、迷路者,生死都只在一线间,他的手指挑开布料时,指腹触到那的顶端,女孩未经人|事的身体霎时敏|感得不行,她动情得比韩珉想象中还要快。

    简直像一只欲求又不知道如何求索的猫儿,只在他掌心中叫唤,哀哀地望着他。

    她吻得越来越轻,在他唇齿间忍不住地呻|吟,韩珉语气温柔:“不是能忍吗?怎么这么没出息?嗯?”

    但他手上的动作绝对和说话的口吻截然相反。

    又重又肆意,全然放纵地‘享用’她。

    周落半睁着眼注视他,他的指腹摩挲那处脆弱的顶端,眼睛对上她的眸子时,又轻轻地捏了一下,很有分寸,她咬唇拼命地想压住。

    门外面那么多人,还有人离门那么近,怎么会听不出?

    说到底,在这个事情上,周落生疏无能,还是受着韩珉的指引的,也受着身体忠诚的反应。

    “手不要乱动,我就放开。”

    周落随即点头。

    韩珉手指抚上她的唇瓣,眼神异常温柔、专注:“只有我能咬它。”

    那眼里的温柔,周落毫不怀疑,那真是一种能让人心碎的温柔、平和,他的眉眼又漆黑俊美,人如名,跟玉似的,没有一丝一毫的瑕疵。

    他又抚了抚她的脖颈,说:“你叫的声音也只有我能听。”

    英俊的男人不解地皱眉:“你要小心点,会有别人听到的。”

    周落抬眼,终于看清了他眼底的病态,莫名地,她却一点也不怕,但是有点压抑,奇怪的阴沉,仿佛他一直都陷入这种压抑中,而她只是帮助他释放出来,让他不要真的病了。

    周落舔了舔干涩的唇瓣:“我会小心的。”

    “这样啊……”男人却不信,“可我不觉得……你会忍不住的,你会忍不住叫出来的,会忍不住咬住它……”

    他低头蓦地一咬,那里柔软又敏|感,周落下意识呻|吟出声。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太难抑住了,这完全是人的本性。

    “你看……”他的表情立即变冷,眼神淡漠,“你骗我。”

    “你还喜欢勾引我……”韩珉低头说,“你以为,我反应淡就是不在意?要是真的不特意克制、压抑住……”他低声说,“我不是墨守成规、一成不变的人,周落,你知道的……如果我不忍……”

    “你早就是我的了。”

    周落在他唇角落下一吻,眼睛直视他:“我愿意变成你的。”

    韩珉:“为什么要给我?喜欢就足够了?但我有的时候也真的不是什么好人……”他看着她,继续说:“你有想过我为什么要做这个?万一你跟了我会吃苦?我的家境、经历,你一无所知,就凭我救了你?”www.25ks.com

    周落:“可我就是喜欢你,我不想想太多,我只知道这个决定,我一辈子都不会后悔。”

    韩珉缓缓地笑笑,他从衣服口袋拿了一块叠好的手帕,攥在掌心,他对周落说:“把嘴巴张开。”

    周落没有犹疑地乖乖听话。

    就凭他是她的韩先生,她都听。

    他慢条斯理地将手帕塞到她嘴里,说:“防止你叫出来,也防止你咬伤自己,”他说,“周落,我真的不喜欢你……哪怕是一点点,被别人占了,声音不可以,任何的,都不可以。”

    他神情沉肃,认真地给她说明他强烈的占有欲。

    周落无辜地眨眼睛。

    其实她也是,她甚至不喜欢有女人的目光在他身上多停留一秒,一秒她都不乐意。

    “手能不动吗?不动我就不捆住,这样你也舒服。”

    周落点头。

    韩珉将她双手反剪交叉放在身后,她靠在门上,双手就被死死压住。

    “不要动,要是动了……也要有惩罚。”

    男人扯下她的衬衫,衬衣就掉到臂弯,她的吊带衫被掀起推到锁骨处。微弱的光影下,他看见少女平坦白皙的小腹,视线上移,文胸拢住两侧柔软,半罩杯式,是薄透的白色蕾丝,几乎没有遮掩。

    周落肤色近象牙白,这样的内衣穿在她身上,和没穿没两样。

    他问她:“是故意的?”

    周落没法说话,但她当然不是故意的。

    她看着韩珉的手盖在左侧,却在右侧低头,唇舌含住那处,玩弄似的轻咬、舔,又离开,再安抚式地亲吻着。

    她的呻|吟声全被手帕堵住,韩珉只能听到唔唔的声音,又无力又轻柔,他安慰地吻下她的脸颊,满意地叹息:“这样,你的声音只有我能听到。”

    他另一只手停在她小腹处,说完又往下,掌心包裹住她,手指隔着布料揉捻了几下,还很轻,周落面色潮红皱起眉,下意识夹住腿。

    “不愿意?”

    周落逼自己松开,双腿无力地站着。

    他没有阻碍地又挑开布料,指腹只往里一寸不到,只一点点,女孩身子弓起来,下巴搁在他肩上,口中唔唔声越来越急。

    “我知道。”韩珉抱住她轻拍她的背。

    男人把她打横抱起,将她放在几乎没什么杂物的桌子上,他撩起她黑色百褶裙的一角,放到她嘴下,“乖,把它咬住,别松牙。”

    说着,他替她将裙子一角塞到口中,周落费力地咬住。

    没有了裙子的阻碍,他单手稍抱起她,一只手将内裤从她身上拽下。周落看着他叠好,放在外衣口袋里,脸上一片滚烫。

    韩珉解释:“会弄脏。”

    高大的男人倾身,一只手撑在桌上,他语气甚至像在诱哄她:“把腿打开,曲起来。”

    周落对他这样的口吻实在是没抵抗力,于是照做。

    他的眼睛一瞬不瞬地定在她脸上,女孩目光不安地落在他的手上,修长漂亮,温柔、清冷得和他如出一辙的手,她非常喜欢。

    现在,她看见他的食指在一点点地进入她的身体。

    非常缓慢,那处仿佛在一小口一小口地吞咽,甚至还有点艰难。周落被这种反射性的生理反应折磨得有点受不了,小腹剧烈地起伏。

    她的脸被韩珉扶正,眼睛不得不望着他。

    韩珉说:“放松点。”

    说完,他俯身低下头,周落下意识地要抗拒,但还是晚了一步,都被看到了。她当然不是怕被他看什么,而是——

    韩珉微怔。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那处很干净,没有任何遮挡,光滑白腻得与她身上任一一处没什么不同。

    真的就像还没发育完全的少女。

    真是会让人有罪恶感。

    韩珉抬眸看她:“别紧张,只是试一试。”

    周落点点头。

    她看着韩珉再一次俯身,他伸手将她两膝顶得更开,食指又进了点,她听到他低声说:“是不是不够兴奋?”

    当周落意识到他在做什么时,大脑一片空白。

    柔软的唇舌在她那处轻轻地□□,小腹收缩得越来越剧烈,她受不了地伸腿踢他的肩,韩珉抓住她的脚踝,忽略她的抵抗,继续。

    吞咽声音越发清晰,她无力地唔唔着,双手不管不顾地抵他的额头。

    然而一切只是徒劳。

    韩珉很有分寸,算得格外准,他在她高|潮的前端退了出来,食指往里触动。周落疲惫地看着男人侧头舔着手指。

    一点也不下|流、yin靡,恰恰相反,安静、优雅,又有些餍足。

    本以为就到此为止,直到他的手指触到某一处,周落反应剧烈地皱眉弓腰,韩珉挑眉又试了一次,巨大的愉悦感瞬间涌至四肢百骸。

    直至这股感觉潮水般地退却,周落软在他怀里。

    韩珉将她口中的手帕拿下,扔到垃圾桶,又拿出一顶干净的手帕替她清理身下的一片狼藉,他亲吻她倦怠的眼皮,说:“我记住了。”

    她累得闭着眼,问:“什么?”

    一个能够完全掌控你身体的地方,这个愉悦的点,一触即发的地方,被他找到了。

    韩珉微笑:“没什么,睡吧。”

    ……

    天蒙蒙亮,火车抵达目的地。

    一夜无梦,周落醒来时精神还不错。值班门打开后,她看到在茶水间睡得七歪八倒的人,两人匆匆地洗漱一番,算好时间,走到前头车厢的出口等待下车。

    陇城的气温竟然有点冷,这倒是让车上的人有些猝不及防。

    周落披着韩珉的外衣,拉着他的手问:“我们现在要去找大巴吗?”

    “不急,”韩珉看到一家馄饨店,说:“去吃个早餐。”

    这个时段馄饨店内人不多,点完餐后,周落坐下问他:“你不怕他们找过来?”

    “不急,他们现在人手不一定够,这趟火车上跟着我们的人不一定多,昨天打草惊蛇过,再有什么动作也要等‘援兵’来。”

    服务员很快端上馄饨。

    周落拿了一碗,低声说:“我怎么总觉你在忽悠我。”

    韩珉拆了一次性筷子,递给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

    火车站附近就有大巴,还有一些是黑车。那些有序排列着,有穿着制服的人在车旁抽烟聊天的是正规车。

    韩珉问其中一人:“去南伞国门要多久?”

    男人叼着烟打量他,悠悠说:“三个多小时,不远,一个人二十块。”

    周落看了眼男人身后的轿车,问他:“我们要坐黑车啊?”

    韩珉说:“你害怕?”

    周落笑:“不怕。”

    他说:“两个半小时,能到吗?现在就要走,可以加钱。”

    男人眼睛一亮:“行啊,我知道个路,你算是跟对人了,那五十一个人?”

    彼此谈妥后,两人坐上车,男人跟同行打了招呼就爽快地开车上路。

    车上,男人无聊地问:“你们去南伞干嘛?去老街玩啊?”

    韩珉应了声,周落好奇地望着窗外。

    “最近果敢和老缅又在交火,去那不好,不过你们要是急的话,可以那什么——”说到这,他笑了下,“你们这种文化人知道的吧?就是偷|渡,那边以前十块钱一个人,就能去老街,现在可能涨了几块,不贵的,政|府军都明目张胆地收费……”

    “不过……现在又开火,搞不好南伞那边又有难民潮……”

    周落听着听着就困了,靠着韩珉的肩就睡了过去。

    过了会儿,韩珉轻拍周落的脸,女孩仍然没有醒的迹象,韩珉开口问:“你是罗成手下的另一个卧底?”

    男人哼笑:“线人H,终于见面了。” 
后退 目录 前进

t1: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