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阴阳师]拯救世界从画符开始

首页
68 洛阳牡丹(十二)190211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后退 前进
    一袭红衣的女妖盯住对面面容俊秀的阴|阳师, 神色戒备, 小心地同对面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不肯靠近楚祈等人十米之内。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楚祈一时语塞,他疑惑地打量着这个奇形怪状的女孩子, 总感觉这话应该由自己问出来的才对。

    方才他带着众式神踏出阵法, 没走多远就成功感应到了妖气的所在地,对方似乎放弃了隐藏, 有意引他们过来, 察觉到几人靠近后依旧一动不动地在原地等候, 这让楚祈等人轻松愉快的找上门来。

    来的路上,楚祈有意留心周围的地形,这是里是城郊附近的一处矮山脚下,明明他刚刚带着式神们下过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雨,此处地面却炽热的像是被九九艳阳暴晒,干燥到没有一丝水分, 楚祈暗自观察着,记住了这一点反常之处。

    “姑娘主动现身引我等前来,问话之前不应当先自报家门?”见那女妖紧紧盯着自己, 他笑了笑,展开扇子随意地持在手中,目光不动声色地一直停留在对方身上。

    这只妖很奇怪。

    她化形尚不完全,类人的上半身看起来如同十六七岁的少女, 容貌清秀柔和,长长的头发绑成一条麻花辫甩在后面, 一身火红色的纯色衣裤,面上手上等裸|露出的皮肤部位残留着细小鳞片,身下拖着细长晶亮的鱼尾,这些特征明显的表明她应该是鱼类精怪化形,但楚祈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一条鱼会有制造干旱的能力呢?

    这相性完全不符啊。

    她制造旱灾的时候,不会把自己渴死吗?

    “懒得理你们这些人类的鬼门道。”女妖毫不在意他打量的视线,冷声不屑地说道,“让你们过来,就是想提醒你们一句——少管闲事,再敢坏老娘的好事,就跟你们不客气了。”

    楚祈闻言眉一挑:“这样说来,你是承认了这些旱灾都是你做的?”

    “是又怎样?”女妖一抬下巴,干脆了当的答道。

    “不怎样。”楚祈闻言摇摇头,扇子一抬,身后的式神自发跃出,转瞬就将陌生的女妖团团包围。“既然如此,那就只能与你做过一场了。”  

    “你们……”女妖一惊,大眼睛骨碌碌地扫视一圈,接着就指着楚祈勃然大怒。“你们想以多欺少吗,不要脸!”

    楚祈:“……”

    原来在唐朝,妖怪们打架还有这样的讲究吗?

    无所谓了。

    素来都是群体作战的楚祈就当没听到,抬手展开言灵·守罩子,就打算让式神们直接上了。

    “不用,楚大人,对付它的话,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鬼使黑转动着手中巨大的黑镰刀忽然出声,语气平淡,然而周围的姑获鸟三尾狐等人闻言都停了下来,转头询问似的看向后方的阴|阳师。

    “一个人上?”楚祈不禁有些诧异,在他的印象里,鬼使黑并不是擅长单体攻击的式神,再加上穿越以来,安排出阵都习惯性的几个式神搭配一起,从来没有单对单的打过。

    不过……楚祈又想了想,对面这只女妖实力的确不算强,就像鬼使黑所言,他一个人应该也能对付的了,反正大家都在后面守着的,要是有什么意外上去帮忙也来得及。

    “也行,那就拜托你了。”

    鬼使黑毕竟是新来的式神,这是他到来之后提出的第一个要求。楚祈不想因为这点事情驳了他的意思,就点点头同意了。

    于是姑获鸟三尾狐,包括山兔都一起退了下来,将场地留给鬼使黑一人,就剩辉夜姬静静漂浮在半空,开启结界笼罩了周边方圆几里的空间。

    “哼,看来你们还不算太差劲。”对面人身鱼尾的女妖见对手只剩下一人,冷哼一声面色略微舒缓,反手从身后取出一柄骨质的灰白长叉,鱼尾一摆就向鬼使黑冲来。

    “接招!”

    “惩戒!”

    鬼使黑被召唤以来,因为等级的缘故在团队中一直处于打酱油的状态,每日只能缩在庭院里练级,直到近日才刚追上大部队,他素来性格骄傲,憋屈这么久委实难受得很,此时终于找到机会施展一番,他现在非常兴奋。

    见到鱼尾女妖袭来,他丝毫不慌,单手持着黑镰一横,就轻松挡住了骨叉的袭击,紧接着握住镰刀反手一拧,轻松化守为攻直直朝对方斩去。

    “你逃不掉哦,索命!”

    “不愧是鬼使黑呢。”不远处,姑获鸟右手一直按在腰侧的伞剑上,时刻做好冲上去救援的准备,观战片刻,她露出一丝笑意,按在伞剑上的手收了回来,轻声赞叹道。

    “的确厉害。”楚祈点头表示赞同。

    小黑出手迅疾凌厉,一旦抓住了进攻的机会就步步紧逼,再不给人喘息之机,而这只鱼尾女妖看起来并没多少实战经验,一开始还算应对得当,被小黑打了两下之后就懵住了,手忙脚乱地撑了几招,坚持到如今已是险象环生。

    “呕!”女妖又被小黑砍了一刀,她抹了一把身上的血迹,终于意识到处境危急,忽而张开嘴,发出了一声类似婴儿呕吐的叫声,原本清秀的面容变幻,秀丽的双目扭曲了一下,在对面众人惊讶的注视下渐渐居中合并在一起,形成了一只硕大独目。

    “呕!”

    她又叫了一声,口中喷出一道红色炽热的光线,光线照射的地方都如被烈火炽烤,留下一道道烧焦的痕迹。站在她面前的鬼使黑连忙后退几步,回到阴阳师的言灵·守中躲避。而女妖立刻抓住机会,转身朝山中逃去。

    阴阳师扇子一合,收起言灵罩子率先疾步跟了上去。

    “走!我们追上去。”

    鱼尾女妖慌乱中也有意摆脱身后的追兵,带着众人在山中一圈一圈的绕圈,而楚祈有辉夜姬在高处指路,倒是不怕追丢,为了减轻辉夜姬的负担,还又将雪女叫来,两个会飞的一起悬浮在高处,紧紧追着女妖的踪迹,众人跟在女妖身后走走停停,一路深入,最后停在了半山腰处的一个山洞前。

    伤痕累累的鱼尾女妖正站在洞口,恨恨望着他们。

    “多管闲事的人类!你们非要这般穷追不舍吗。”

    楚祈看了看她身后的山洞,朝式神们做了个手势,面上依旧维持着温和的笑意:“如果姑娘愿意跟我们好好聊聊这场旱灾的事,也并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

    “少废话,要杀就过来!”

    女妖早就看出这一群不知是人是妖的家伙以楚祈为主,此时被逼急了,她决定直接对楚祈下手。战局又开,重伤的女妖如一尾游鱼灵活绕过了三尾狐的尾袭,硬接下姑获鸟的一记伞剑,在鬼使黑的镰刀砍上脖子之前成功接近了年轻俊秀的阴阳师。

    好机会!

    鱼尾女妖眸子亮起,手中骨叉向着阴阳师刺去。

    “楚大人,小心!”  

    “言灵·缚!”

    楚祈也不是全无防备,早在女妖冲上来之前就准备好了技能,然后在她靠近的那一刻抓住时机准确无误地释放。

    一层层锁链自地底升起,瞬间缠在了女妖的细长鱼尾上,将她困在原地动弹不得,不等她挣开,一柄巨大的镰刀就搭在了她的脖颈上。

    “别动。”

    “看什么看,要动手就赶紧的啊。”

    这女妖看着眉目清秀柔和,性子倒是极为暴烈,此时森寒的刀刃横在脖子上,她依然面不改色毫无畏惧,反而瞪了鬼使黑一眼,近乎挑衅地开口催道。

    鬼使黑脸色一沉,看向她的目光极为不善,要不是因为楚祈还想从她这问事,鬼使先生真想手一滑直接了结了她。想他鬼使黑作为阴界鬼使,什么时候被凡间小妖这样挑衅过?

    “找到了呢。”

    就在这时候,蒙蒙的光辉又从众人头顶洒下,众人抬头看去,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离去的辉夜姬和雪女一前一后地重新飘了回来,辉夜姬靠在竹筒上疲倦地打了个滚,雪女则来到楚祈身边朝他汇报。

    “果然不出大人所料,这附近还有一个山洞,里面藏着一只妖怪……”

    雪女姑娘的话还没说完,众人就见被锁链捆住利刃加身都毫不动容的鱼尾女妖面色瞬时惨白,疯了般的猛然挣扎起来。

    “你们不许动他!” 
后退 目录 前进

t1:0.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