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吃鬼的男孩

首页
第十三篇 第二百七十九章 无法理解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后退 前进
    龙一将军这种人物的死亡讯息让高位面对于这一次的入侵相当谨慎,综合考虑后直接将东部边界的入侵点当作牺牲品来测试入侵者的综合实力与入侵军队的人员数量,收集每位入侵者能力情报的同时,评估出本次的入侵风险。

    然而在图像上不知何时出现的白发青年,却是让几位最强的尊者在透过视频看去时都感觉到隐隐的不安与压力,而且仅仅是通过视频图像看到此人,若是直面这位不知从何而来的白发青年,不知会有什么样的感触。

    高位面中央选择静观其变,并接着地方入侵边境的这段时间,将周围国家所有的精英兵力全部召回中央联合国区。

    只不过这些人殊不知,这位神秘的白发青年实际上对于高位面并没有任何的兴趣。

    在边境要塞中,沾染在城邦的所有魔化血液随着古晨身体的魔性退去而逐渐消失,终解状态下的古晨双手再度被戴上链铐,以自我内心的意识为主体恢复正常。

    “张陈!这里是……”

    古晨淡化的双眸看向周围大量被自己吸干鲜血的尸体后,慢慢回忆起之前血腥朦胧的屠戮场景。古晨并没有自责的情绪在其中,这些高位面的家伙生死古晨并不在乎,只是单一憎恨毁掉零间的虞茗而已。

    “古晨,你暂且前去我的世界中休息,剩下的交给我来解决,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了。”

    张陈的手掌搭在古晨的肩膀上时,掌控着绝对血能的古晨甚至无法通过鲜血来感知当前张陈的身体情况。面前的白发张陈如同一个熟悉的陌生者,与之前带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若是两人熟悉,古晨还真有可能直接怀疑面前的张陈是他人假扮的。

    古晨双臂浸出大量的鲜血作为臂铠,郑重其事地说:“我还能继续战斗下去,虞茗手下的使徒军团交给我来对付!张陈你前去将虞茗这位万恶之源的计划彻底终结吧。”

    “也行,接下来等到虞茗他将领土搬迁至高位面的这片区域,我们将最后的战争放在这里进行,尽量不要再对零间造成任何的伤害了。”

    …………

    当前坐在五邪界皇宫中的虞茗从使徒军团的信息中获知古晨已经将边界城邦攻占,残渣士兵清理的消息。只不过古晨却一直处于地方中心的建筑中,或许还在汲取着地方主将的血液。

    “接下来我们进行虚空死城的搬迁吧,这个过程可能需要菩提你的大力帮忙才行。”

    已经签订协约的菩提只能点头遵循虞茗提出的要求。

    菩提利用方寸山世界将虚空死城搭载,虽然仅仅是稍微搬迁一段距离,但吸收零间所有灵魂而上升到足以与高位面齐平的虚空死城,带给菩提的身体负荷十分巨大。

    而虞茗在整个过程中却相当轻松,只需要将‘虚空王格’带在身上进行转移即可。

    极短的时间内,在高位面东部平原上被一座面积足足达到半个零间大小的虚空死城彻底覆盖。

    在虞茗掌控王格的情况下,虚空死城的周围立即形成健全的结界场,虚空王格扎根在当前的土地中,任何高位面监控手段将丧失对于东部平原区域的监管。

    虞茗在全过程中没有一次真实露面,准备进攻中央联合国时给对方这群老家伙一个大惊喜。

    “古晨?怎么还在汲取鲜血吗?”

    让虞茗稍稍有些奇怪的是,在边界城邦的中心建筑内的古晨还没有从内部出来,理论说来这种魔化程度的古晨应该有着杀不尽的yu|wang。

    虞茗挥手间,面前的整个边境城邦建筑在五邪界中化为乌有。

    然而在内部的古晨双眼的血红退散,面容看上去已经恢复理智的状态。但在古晨的身旁还存在着一位在虞茗想象中不应该存在的白发青年,虞茗甚至无法从白发青年的身体上感觉到丝毫的气息外散。

    “呵呵,古晨你怎么压制住体内的魔性?话说你用鲜血凝聚出张陈的身体是干什么?”

    虞茗并不相信张陈会站在这里,灵魂被粉碎的张陈,只有可能在虚空中漫无止境地漂浮。而且张陈身体传达出来的气息绝不是面前这位白发青年一样,甚至连同虞茗借助领域的掌控都无法感觉到。

    至此虞茗忍不住揉搓着眼睛,发现在面前的确有着这么一位与张陈一模一样的青年时,露出邪念的笑容在瞬息间逼近对方。

    “请不要这样不尊重我的朋友,而且是如此拙劣的假冒伪造他。”

    虞茗以手掌为刀,准备将面前这位气息全无的白发青年从视野中抹去。虞茗根本没有将其当做是张陈本人,打算杀掉然后再去看看其中存在着什么端倪。

    ‘啪!’手刀被止住在白发青年面前。

    相聚两人五千米外的一座五邪界内高山直接被拦腰平滑切断,只是面前的白发青年安然无恙。

    “挡住了?”

    虞茗即刻露出诧异的目光,在虞茗自身看来,当前的层面上没有人可以挡住自己的攻击,更别说是面前这个不知从何而来的白发青年。

    虞茗收回手刀,立即转动身体一脚侧向踢击对方的侧面,脚掌中蕴含着帝君的罡劲。

    同样,白发青年再度单手挡在脸侧将虞茗的脚踢全面抵挡下来,身体没有任何移动,双眸注视着面前的虞茗。

    “虞茗,不认识我了吗?”

    青年另一只空闲的手臂伸直朝向面前的虞茗脸庞,掌心位置长出一道嘴口。

    “不可能!”

    虞茗露出少有的惊讶表情,看着手掌上的嘴口已经确认张陈的身份,但在嘴口中却感受到一种让虞茗危险的感觉。

    身体的本能驱使着虞茗身体做出躲避的反应。

    忽然间,整个虚空死城东城区近半的建筑顷刻间凭空消失,朝向着一侧迅速躲避的虞茗依旧腰部留下一道嘴口咬合的缺口,同时留在这个部位衣兜内的一件物品脱离而出。

    一柄白色的大刀重回张陈手中。

    “原本构造锯齿刀刃的想法是为了增加整体的切割强度,现在看来没有必要,否则一不小心将这个高位面的本源给切开,造成的后果可不太好收拾。”

    张陈的手掌平抚过刀刃,锯齿结构被普通的刀锋所替代,同时利用全新的喰道境界重构斩齿的基本构成,中心的鬼源核心重新与张陈缔结联系。

    另一面,勉强避开的虞茗用手掌触碰着腰间嘴口咬合缺口,并且回眸看向半个被摧毁的东城区,面部的表情变化十分微妙,缺口立即被新生的植物藤条缠绕并修复如初。

    “看来真的是张陈,你怎么做到的?我算算,距离你的肉身与灵魂毁灭,不过刚刚过去三个小时吧?一般人在虚空中漂泊迷失恐怕都得千万年,你实在是太让我惊讶……让我来对你进行透彻的分析吧。”

    虞茗完全入微的眼球注视着面前的张陈,扫视分析着张陈的情况。

    “你在虚空中以运气巧合遇到曾经舍弃的死灵躯体融合而恢复意识清醒,能够以力量挡下我的攻势,看来你通过某种手段牺牲身体内的一切潜能转变为喰道上的力量,从而获得勉强与我虞茗这样高等的生命体抗衡的身体素质。”

    面对虞茗的话语,张陈只是淡淡说着:

    “虞茗,给你一次机会。将虚空死城中吸纳的零间个体灵魂全部交给我,终止当前你的计划。”

    张陈的这样一句有些蔑视的话语惹得虞茗有些怒意产生:“张陈你的意思是,你已经有着把握将我彻底杀掉吗?我只是来不及去改变你这样执拗的思想。既然如此,我首先来强行在你的意识中进行植入变更,现在你的性格让我稍微有些讨厌。”

    虞茗开始认真对待。

    以足以撕裂高位面的速度抵达张陈身后,将手掌顺利落在张陈的后脑勺,沿途中还有着大量空间被撕开的裂痕。

    “张陈你完全看不清我的速度,对吧?你明白吗,高位面的世界限度是零间的五十倍,但我的速度依旧将空间撕裂,意味着我虞茗的层次还要在这个高位面之上,根本不是这些低劣物种能够想象的,完全超过你们理解的层次概念。”

    只是手掌落在张陈后脑勺准备进行意识强行植入时,无论虞茗如何输送,张陈似乎根本不受任何的影响。

    白发张陈慢慢转过头来看向身后的虞茗。

    “你的速度的确很快,不过我刚才并非完全跟不上,我只是在思考如何将零间恢复原样而终止这一切,所有没有及时做出反应。”

    虞茗怒意开始在面部显露:“我可是最高等,最完善,任何生命不可企及的完全进化体!”

    触碰在张陈后脑勺的手掌变化为爪状,手腕的力量使得周围时空紊乱,试图碾碎张陈的大脑。

    “嗖!”正在这个时候,一抹刀光在虞茗面前闪过。

    抓在张陈头颅的手臂瞬间与身体阻断联系,接下来张陈顺势刀横向斩去虞茗的身体。只不过在最后一瞬间,张陈有所顾虑而翻转刀身,让刀背撞击在虞茗的身体上。

    一道身影直接从虚空死城中强制飞出……(未完待续。)
后退 目录 前进

t1: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