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吃鬼的男孩

首页
第十三篇 第二百八十一章 赌注(第三更)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后退 前进
    “剩下五个老家伙给我听清楚,等老子解决好这里我自己的事情,我会来中央联合国会吸纳愿意跟随我的有用能人,若是你们在这里继续干扰我。我保证你们所有人的头颅会挂在国会大门口。”

    虞茗当前怒火中烧,莫名的烦躁与一种无法掌控的兴奋感在体内交织。

    虞茗撕喊的叫声让天空中的五位尊者灵魂都在震颤,唯有中心的乾古尊者还保持着平常的表情,但实际内心却有些凌乱并且已经能够想象出虞茗携带使徒军团进攻中央联合国的场景,到时必将生灵涂炭。

    “超越SSS级的存在,此人已经凌驾于高位面之上。摩西你去将隐绾的本核从空间中找出来,我们不干预也没办法干预这场战斗,只不过在老夫看来与虞茗交手的白发青年更加深不可测,至少老夫连同此人的一丝一毫都无法看透。”

    “等他们两人分出结果再说。”

    随着一位黑人尊者将之前被虞茗瞬间抹杀的隐绾尊者从空间乱流中取出后,在乾古尊者的指示下,几位尊者由此远离战场转为在远处观看交战。

    “打搅我的苍蝇已经离开,张陈这样一味的闪躲并没有实质性的意思!我虞茗吸收数以十亿,百亿计数的死灵,我可以与你在这里以巅峰状态交战千百年都不会有任何动作上的迟缓,而你短暂提升的身体恐怕连一天都撑不过吧?”

    “但我虞茗并不想以这样的手段取得无意义的胜利,我要在你巅峰状态击败你!我们接下来对拼一招如何?来比比看谁更强一点!”

    虞茗连续三百多招却没有一次能够触及张陈的身体,当前立即停止下来说出这么一番话。目的其一是挽回自身的自尊,其二则是想要与张陈速战速决,不想要耽误自己的重大计划。

    张陈笔直站立的身形,用手掌轻微拍打掉因为闪躲而沾染的灰尘,随后冷漠看向虞茗疑问着:“比谁更强?有什么意义吗?”

    虞茗略有意思地看着张陈:“意义?你想有什么意义?”

    “类似于某种赌注吧?例如谁输了会为赢的一方干些什么,或是拿出什么东西来当作赌注之类的。”

    虞茗印在面庞的花朵印记在笑容下扭曲变形,利用手指尖头长出一种植物烟草,随后用天然树叶卷上并叼在口中点燃烟头,一边吐着烟圈一边回应着:

    “哈哈,有意思的!来赌吧,不过在我看来张陈你应该没有太多的机会,在我的攻击下你一时间支撑的身体能量会迅速消耗殆尽的。既然赌不了几次,我们的筹码稍微加大一点吧。

    嗯……第一次的话,既然张陈你之前提出要求,我拿出整个零间的灵魂用作赌注。相应的,你必须拿出我认为足以与我这个价值相同筹码作为赌注我们之间的赌博才算是真的成立。来吧张陈,让我看看你的筹码。”

    虞茗话语结束时,舔食着用舌头****着嘴口。

    白发张陈瞬间一步来到虞茗面前,手指点在虞茗的额头。瞬间周围的空间变换,两人来到一处超强重力地带。

    “这里是属于我的世界核心,如果我输掉,归你所有。”

    话语结束张陈强制关闭独立世界,两人立即被挤出并回到原地。刚才张陈的一系列动作虞茗甚至难以有所反应,这让后者怒意加深。

    “有意思,来吧!拿出张陈你最强的招式,我会让你彻底绝望的,让你明白我们之间生命体层面的根本差距,来吧!我已经迫不及待。”

    虞茗悬在腰间的双指上已经有着淡黄色的罡气缠绕,阿布霍斯颅骨吸收两柄神器核心做出的手套也完全凌驾于神器阶层之上,配合着虞茗身体的属性接下来的攻击将超脱这个层面生灵的想象。

    白发张陈看着虞茗的手指,于是将手中的斩齿收回刀鞘,淡淡回复着:“准备好了。”

    “高傲而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你会为你的傲慢而后悔的。”

    虞茗整体的气势完全下沉,伴随着整个高位面的云层都不由得强制性降下数百米,在出招前虞茗操控虚空王格将虚空死城暂收收纳,以免被自己这一招给破坏。

    “《帝经·帝指篇·终章》——帝天指!”

    双指交并,在虞茗身体后方一道实体的君皇披着皇袍而形成,只不过这位君皇似乎来自于冥界地狱,在其身体上浮动着无以计数的亡魂面孔。

    手指点出的瞬间,指尖位置已经突破高位面的根本规则,这一指让在远处观战的极为尊者都不由得激出一身冷汗,在出指的瞬间灵魂都在震颤。

    “与此人为敌,高位面将就此覆灭。”

    …………

    在虞茗拿出这一指点出的同一时刻,在距离高位面数十亿万光年并相隔数十道隔膜的一处位面中,七千八百颗星球共同形成的世界中心。

    一位悬坐在巨大荷叶上空的老者双眼睁开。

    “玄冥,幕清!”

    伴随着老者的呼唤,两位远在其它星球上长在勾勒星球构造的两位男子瞬间抵达老者面前并双膝跪地,以恭敬的语气称呼着:“师尊!”

    “下级层面区域内有着让为师感兴趣的气息爆发,你们两人前去看看,为师在刚才已经在此人身上留下印记你们只需要将他带回来即可。以你们两人的能力应该很好办理这件事情,到时候又能够为师门新添加一位小师弟。”

    其中一位穿着青色长袍的男人疑问:“下级层面区?会有让师父感兴趣的人?”

    “你们的冬雨师妹不也是下级层面来到,天资悟性可不比你们差多少,快去吧。”

    “遵命!”

    两人身体立即化为一道光点超脱时空束缚朝向老者指明的方向而去。

    …………

    高位面战场中心。

    张陈凝视着面前虞茗点来的至强一指,竟然选择同样以双指迎上,与之不同的是在张陈的手指上长着两道嘴口,并且在张陈的身后也没有什么巨兽的虚影,看上去只是十分平凡的一指。

    两者撞击的瞬间,表面看上去的局势完全是一边倒。

    在张陈身后的区域被虞茗的一指给全面破碎,每一寸土地,每一方空气全部被撕碎到空间乱流中,甚至到最后连同空间都无法承载而将高位面的隔膜全面撕开。

    高位面的东部荒野便这样硬生生被虞茗给彻底毁灭,化为空间乱流区。

    而相对的,在虞茗的身后,大地与天空却没有任何的变化。

    等到尘埃落定的时候,白发张陈却是丝毫没有变化,依旧是站在原来的位置上,脚下的一寸土地安然无损。两人保持着手指触碰在一点的姿势,目光也交织对在一个点上。

    虞茗首先发言:“没想到,张陈你的身体还真的不错,这样算是平局吗?”

    “平局?”白发张陈稍稍偏动脑袋而疑惑地问着。

    刹那间,虞茗嘴口处溢流出淡绿色混着灰色的流体,整个人身体一颤而踉跄向后退动三步,甚至忍不住单膝跪地来支撑身体不倒,实际上在当前的虞茗身体中五脏六腑全部被吃得干干净净,就算大量的死灵力量修补也需要一定时间。

    “怎么……怎么会!?”

    虞茗面部看着地面,以及嘴角处滴落在下端绿草上的血液,面容惊讶而不敢相信。

    “按照赌注约定,虞茗你将所有零间的灵魂全部交给我!”

    “哈哈!哈哈……”随着张陈的声音传来,虞茗捂着扣住自己的面庞,仰天大笑。

    等到数分钟的笑声结束时,虞茗将虚空王格从手掌中祭出,难以置信的灵魂能量从王格中溢出。只不过站在对面的白发张陈只需要在手掌上形成一道嘴口便全数将所有零间的灵魂全部吸收入的喰腹世界中,没有丝毫的阻碍与负担。

    “我虞茗算得上是守信用的人吧?张陈?”虞茗抬头有些狼狈的目光看向张陈露出会心而兴奋的笑容,“我们接下来继续赌博吧,这一次我拿出的赌注将是这个‘东西’。”

    在虞茗的手中一张破旧的纸张出现,上面有着潦草而不太清晰的文字记载。

    “在赌博没有完成前,这东西只能让你看开头的一句话,价值让你自身来评估吧。”

    虞茗遮住手中破旧纸张的大部分,将开头第一句露出外面让张陈来审阅。

    一直以来平静面部没有变化的张陈在阅读完第一句话时面容变得有些凝重:“虞茗,你从什么地方得到这个信息的?”

    虞茗立即将纸张收回并回复:“你别管这么多,总之我拿出的赌注是这个……在我看来它的价值应该值得上张陈你体内的世界以及刚才的零间灵魂,并且如果我赢了你要告诉我,有关于你变强的原因。”

    “来吧。”

    虞茗这一次将双臂直接垂直落下让双手掌贴附于地面。

    操控着大量的混沌藤蔓向着高位面有所有着生灵活动的地方蔓延而去,张陈只是淡淡看着虞茗的行为并没有上前阻止……(未完待续。)
后退 目录 前进

t1:0.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