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眼睛在笑

首页
43.真心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后退 前进
    “……所以, 梁澄可她以为自己杀了你才跳楼自杀的?”

    “是。”

    秦司漫一时无言。

    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远比她想象得……还要沉重。

    “她走后我再也没做过眼.角.膜.移植手术,我不想再经历第二次……”沈琰自嘲的笑笑, “从这一点上来说,我已经不配做一个医生。”

    他受得起将梁澄可从黑暗中拉回来的光荣感,可却担不起她的失明、疯狂甚至死亡。

    秦司漫怔了怔,悄悄握紧了他的手, “既然如此,上次你为什么要答应给那个小姑娘做手术?”

    沈琰摇摇头,“说不上来。”

    这段日子以来有多少人劝过他,好言好语几乎听了个遍,可终是无用。

    可那天在办公室的一片黑暗中,听见她说“结局不会由历史决定,而是由你决定”的时候, 心中却发生了一点不一样的感觉。

    没有人跟他这样说过。

    不管是一直以来照顾他的护士长白秋蕊, 还是知道整件事情原委的孟嘉石,都是让他逃避。

    不要胡思乱想,忘记这件事,都过去了。

    大家都认为时间是一剂良药。

    可对沈琰来说还是无法治其根本。

    避无可避的时候,直接面对或许才是最好的办法。

    沈琰赌了一次。

    赌这一次这个小姑娘能重见光明, 赌这个小姑娘不会是第二个梁澄可。

    换做以前他大概是没有这一份勇气的,他怕输。

    再输一次,他连最后一丝穿着这身白大褂的理由都不复存在。

    可秦司漫跟他说,这一次救了这个姑娘,她得到的将是重生。

    这两个字的分量远比那份怯懦重太多太多倍。

    秦司漫表面上给了他选择, 实则他没得选。

    而就是因为没得选,他最后才迈出了这一步。

    这些话沈琰无法对秦司漫宣之于口,太过矫情说出来反而显得轻巧。

    两人各怀心思,谁也没打破这篇寂静。

    秦司漫将整件事捋了一遍,问道:“你能说服自己因为负罪感跟梁澄可领证,可你爸妈怎么能接受?”

    她虽然亲情淡泊,但也知道可怜天下父母心的道理。

    没有父母能够忍受自己的儿子受这种委屈。

    沈琰轻叹一口气,淡淡道:“他们不知道。”

    “你一直瞒着?”

    “嗯,瞒着。”

    他父母都不知道这件事,何况是他的老邻居。

    所有的事情这么一想,全部有了解释。

    沈琰对职称事业前程的消极态度、对病人的过分谨慎、不再进行眼.角.膜.手术甚至他之前对自己一次又一次的逃避。

    你不该跟来。

    离开眼科。

    这里不适合你。

    ……

    原来这些话都不是随口说出来赶她走的借口,而是沈琰的切身体会。

    想到这,秦司漫一顿,迟疑的问道:“你既然这么抵触这个环境,为什么不换一家医院?”

    以沈琰的学历和自身能力,想去哪个城市的三甲医院都不是难事,只要他愿意。

    何必在辽西这一棵树上吊死。

    “辽西的前任院长救过我母亲的命。”

    沈琰的母亲生了她之后身体一直不怎么好,在他读大三那年体检查出了肿瘤,走访了多家医院都拒绝做这台手术。

    风险高难度大,医患关系如此紧张,没有哪家医院愿意干这种费力不讨好的的事情。

    最后出现转机还是因为辽西的前院长。

    他那时候已经处于半退的状态,听手下的学生提起这个病例,得知辽西拒绝之后,自作主张联系到了沈琰的母亲,承诺为她做这台手术。

    术后,沈琰问过前院长这么一句话:“你已经桃李满天下,名利双收为什么还要为我母亲做这个手术?”

    当时他带着对整个医疗现状的怨恨,甚至一度后悔自己来学了医。

    到底是年轻气盛,换做现在他是万万不会说出这番失礼的话的。

    前院长听完不怒反笑,说:“小伙子,咱们学医的首先要是个医生,医生救人天经地义,只要你有能力。”

    学医的首先要是个医生。

    沈琰一直记得这句话,也记得前院长当时的表情。

    坦坦荡荡,身负众多荣誉称号,最后却轻描淡写的称自己只是一个医生。

    当时一头热学医的信仰在这个老者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为了感恩也为了表示对这个已经去世的老院长的尊重,沈琰博士毕业后,面临多家薪资待遇优渥的医院,毅然决然的还是选择了辽西。

    可待得时间越长,越能感觉到,辽西已经不再是前院长还在任时的辽西了。

    钱权勾结,利益输送。

    最本质的救人二字,反而显得淡薄。

    不过这也不影响辽西在整个市区不可撼动的地位。

    实力是产生利益的根本,这个道理谁都懂。

    秦司漫听着沈琰说完这些,心里乱如麻。

    “你还是打算一直留在辽西吗?”

    沈琰点了点头,像是在宽慰她一样,“在哪都一样,我依然养得起你。”

    怎么可能一样。

    空有一身本事,却不管怎么努力都不可能有出头的机会。

    沈琰能忍,秦司漫不能忍。

    秦司漫脑子里转了几个心思,却不露声色,接过话茬调侃着:“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

    “放心什么?”

    “混吃等死。”

    沈琰轻笑一声,“工作不上心照常扣工资。”

    “随你便,反正我有人养了。”

    沈琰收起不正经,捧着秦司漫的脸,在她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

    “秦司漫,这话我只说一次。”

    秦司漫按耐不住一颗蠢蠢欲动乱蹦乱跳的小心脏,强装镇定的“嗯”了声。

    “我这辈子绝不愧对于你,忠于人民忠于你。”

    秦司漫听见胸腔里传来的“砰”的一声。

    那是,
后退 目录 前进

t1: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