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明明就是喜欢我

首页
45.第四十五章0804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后退 前进
    肖寒屿的电话把早餐的气氛都给破坏尽了, 梁叙嘴角的笑都变得凉飕飕。

    宋词的手机被他随手放在餐桌的最里面, 他端正的坐下, 埋头喝粥,目光吝啬, 一个人生闷气。

    一开始, 宋词完全没看出来梁叙的变化,她挽起宽大的袖子, 卷到胳膊肘处, 然后拿起勺子准备吃饭, 喝了一口热粥,舒服的脚趾头都要是卷起来,她抬起来脸,傻乎乎的问梁叙:“肖寒屿刚才在电话里说他一个晚上挣了五千万,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宋词眼皮浅见识短,在她的认知里, 这就是天方夜谭,可是想到上次她去肖寒屿家看见的豪气场面,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梁叙冷脸回答她, “食不言寝不语。”

    “你就告诉我嘛。”宋词舔着脸跟他撒娇,矫揉做作道。

    梁叙没有被她打动,醋意不消,闷头继续吃早饭, 还把她最爱吃的小榨菜给吃光了,她心疼的叫唤, “你给我留点,那是我的!”

    梁叙睨她一眼,意思是我就吃了怎么样?

    “你哑巴了?怎么不说话?”

    梁叙金口难开,就是傲娇的不开口。

    “梁叙,你跟我说话。”宋词放下勺子,上半身往前一凑,就快要贴近他的脸。

    无论宋词说什么,梁叙就当没听见,怡然自得吃着早饭,吃光了她爱的小榨菜,还把她第二喜欢的小笼包给抢到了自己的碗里。

    宋词气呼呼的跳到他身边,大胆的把手放在他的皮带上,梁叙惊怒,终是破功了,“做什么?”

    “你不是喊我帮你把皮带系紧一点吗?”宋词取笑他,“你想歪了对吧?”

    “松手。”

    宋词打量着他,看见他的嘴角的是往下拉的,于是她试探性的问:“你在生气?”说完,她又摇摇头,“不对,你自卑了是不是?”

    仔细一回想,他硬邦邦的不肯在吃饭的时候搭理自己,就是在肖寒屿的那通电话之后,肯定是肖寒屿挣了那么多钱刺激到他了。

    宋词沾沾自喜,自以为看透了本质,她把板凳搬到梁叙的身侧坐了下来,伸出她的小短手,费劲的搂住他宽厚的肩膀,说道:“哎呀,没什么好自卑,他也就挣了五千万,我相信你这辈子肯定也能挣到五千万。”

    梁叙都不知道她脑子怎么长的,他在乎钱吗?他在乎的是她。

    钱和她哪个重要?毋庸置疑,当然是她了。

    梁叙恨不得把她的脑子撬开,重新组装一回,然后掐着她的脖子大声告诉她,老子在吃醋啊喂!

    “也就挣了五千万?”他总算回她了。

    宋词给了他一个尴尬的微笑,“也”字的确修饰的夸张了,“我就是用了语文里学的修辞手法,主要还是为了鼓励你。”

    梁叙掰开她的下颚,往她嘴里塞了一个小笼包,“吃总能堵住你的嘴。”

    宋词的两腮鼓鼓的,跟土拨鼠似的把嘴里的包子嚼碎往肚子里咽,吃完后仰头喝了半杯水,“你还没回答我。”

    梁叙侧身,“回答什么?”

    “肖寒屿说的是真的?”

    梁叙煞有其事的点头,“真的。”顿了顿,然后是一声嗤笑,“吹牛谁不会。”

    “他骗我?”

    “恩。”

    梁叙睁眼说瞎话,事实上,肖寒屿一夜挣了五千万听起来像做梦一样,但的确是真的,他名下五家公司打理都还不错,股价上涨,他这个最大持股方自然也能从中获利。

    只不过,这些他不想让宋词知道。

    有钱很了不起吗?

    如果宋词能听见他心里的问话,一定会重重点头,然后回答他,很了不起。

    “你居然没有把他的手机号拉黑。”梁叙面色不虞的发问。

    宋词脱口而出,“你以为我没有吗?拉黑一个他再来一个,我真的受不了,他有钱,一天可以买二十张手机卡轮番轰炸,存了还省事,今天如果不是你,我压根就不会接这个电话。”

    宋词专业特殊,时常会接到陌生号码的来电,所以为了不耽误事,她一般都不敢直接挂断陌生来电,天知道,十之**手机那头响起来的肖寒屿的声音,她心里有多崩溃!

    “他有钱?我、也、有。”梁叙心口被她的扎成蜂窝,他咬牙切齿的在她耳边说:“你别忘记了我也是一个富、二、代!”

    “我没感觉到啊。”宋词摊手。

    梁叙的公寓是他哥的,悍马车是陈森出国之前当作礼物送给他的,这车还不常开,两人约会逛街时搭的还是地铁,怨不得宋词常常会忘记梁叙的身份。

    梁叙被她气饱了,“那我从明天开始也一天换二十个号码给你打电话。”

    宋词站起来,弹了一下他的脑门,不客气道:“咬死你。”

    梁叙也起身,想要去窗口吹风冷静片刻,免得自己被她气死。

    “你去哪儿?”

    “吹风。”总算发现他不开心了吧?哄他啊。

    “你先把碗洗了。”

    “.…”梁叙的脸色变了又变,平时巧如簧舌的嘴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

    宋词拍手大笑,跳到他身前,“哈哈哈,我在逗你,我才看出来,你原来是吃醋了。”难怪刚刚他问她的问题里都和肖寒屿有关。

    梁叙下巴微微往上翘,带着点傲娇,“我难道没有吃醋的权利吗?”

    她口齿伶俐的回答,“你小心眼,你吃他的醋,你抢我的榨菜和包子干什么?你还不跟我说话,让我自言自语。”

    “食不言,这是规矩。”

    “狡辩,我晚上和你睡的时候你还抱着我喋喋不休的说话,我都困得睁不开眼,你还不让我睡,非逼我回答爱不爱你这种问题。”

    “我说不过你。”

    果然将来要从事传媒行业的人,嘴皮子都利索了许多,高中被他三言两语就弄得脸红的人消失的无踪无影。

    “那你吃醋怎么才能好?”宋词垂下头,玩着自己的手指头,心惶惶的问。

    她喜欢梁叙认真听她说话的神情。

    “这是绝症,哄不好会死的那种。”

    “那你低头。”

    梁叙弯下腰,两人之间的身高差距就没有原来大,宋词伸长脖子,仰着脸亲上他水润的唇,然后抱住他的脖子,发出低低的笑声,“治好了没有?”

    梁叙细细闻了闻她身上的味道,沐浴露的清香在她周身弥漫,他说:“没好,一天三回,一回两次,服药期间不可间断,否则前功尽弃。”

    “医药费。”

    “五千万。”他说完,两个人都傻笑了起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

    故此,这天梁叙去公司上班,心情不错。

    助理从他的办公室出去,对众人比了个“二”的手势,意思是今天天晴。这是办公室专用天气预报,专门报顶头上司的心情如何。

    梁叙并没有得意忘形,他还记得梁杉跟他说过远风出了内贼,至于那个人是谁,他必须得马上揪出来,这事难度不大。

    A组组长抱着文件进梁叙的办公室交差,她被骂了出来,推开办公室的门,叹息一声,“唉,晴转暴雨,下午的例会,各位自求多福吧。”

    “梁主管怎么跟变色龙似的,一会一个脸。”

    “你居然还没习惯?”

    “习惯了。”

    下午六点,开发部的例会准点举行。

    每个人都正襟危坐,梁叙把助理递给他的文件放在一边,双腿交叠的搭在一起,笑意清浅,一阵见血道:“各位,近来我得知了一个很不好消息。”

    “天行即将发行的游戏和我们正在做这个相似度很高,换句话说,他们偷了我们的创意,再换句话说,我们的团队里有贼。”

    话音点地,议论纷纷,大家脸上的表情都不一样,只不过有一个共性,就是愤怒。但其中肯定有一个人的愤怒是假的。

    梁叙给了他们两分钟消化这个消息的时间,继续投下一颗惊雷,轰然砸在他们的头顶,“我没什么本事,不想耗费漫长的时间去把这个人揪出去,所以,才会有如下决定。”

    “A、B两组,全员解雇。”

    “梁主管,这不合适吧?凭什么让我们无辜的人背锅。”A组组长黄莉最先站起来表达不满。

    梁叙摆摆手,示意她坐下,“我实属无奈,三天之内,如果你们其中有人能够向我提供内鬼的信息,那么不相干的人一个都不用离开,我反而给你们加薪。”

    他们每天都在同一间办公室里工作,不至于谁都没有发现端倪,在不伤及自己利益的前提之下,不给自己找麻烦也情有可原,可一旦触及到利益,那就没人会顾及麻不麻烦了。

    梁叙撂下话就离开了会议室。还没到第三天,黄莉就敲响了他办公室的门。

    “进来。”

    黄莉今年三十岁,结了婚但没要孩子,目前正是她打拼事业的时候,她不会让家庭成为她的绊脚石,也更不愿意成为别人的踏脚石。

    她是一个月前发现办公室里有人把信息泄露出去,因为没有涉及到最核心的软件技术,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没发现。

    现在不行,她就要被开除了。

    “主管,我知道是谁。”

    “你说。”

    “是赵昀彻。”也就是B组组长。

    梁叙敛好情绪,云淡风轻,喝了一口咖啡,他继续问:“没有证据,我无法相信你。”

    黄莉听了这句话,显然变得激动,“我是没有证据,但是他曾经用电脑传发过文件,一个星期前,还在办公楼对面的云顶咖啡店和天行的人见过面,我亲眼所见。”

    “我知道了,我会去查。”梁叙笑着说。他没有问黄莉为什么之前不报告上来,现在问毫无意义。

    看吧,还是让他们自相残杀的办法最有效果。

    梁叙没去查赵昀彻的电脑,聪明人删除并且格式化了,他打了电话给陈森让他调出了监控。

    确实是赵昀彻。立刻,他被开除了。

    三个月后,远风抢在天行前一天发行了一款名为《重游》的网络大型游戏,一天之后推出相应的手游。

    网络时代,最不能缺的就是宣传。

    梁叙选了两名当红偶像当游戏代言人,一位是靠古装偶像剧大红大紫的女演员李梦萌,另一位则是今年拿了歌王称号的王锋。

    地铁和公交站台上也铺了大批的广告,微博的营销迅速跟上,一系列的动作快的让人没法反应。

    游戏一经推出,便大受欢迎。

    多样出彩的人物设计,唯美的画面,以及舒适的体验感,都是大获成功的原因。将这款游戏热度推到顶峰的是影帝苏仁仨。

    万年不更博的影帝发了条游戏界面的微博,配字道:玩了几把,死的透透的。

    梁叙这种发展乐见其成,完全是免费的营销。

    周四,工作告一段落,接下来是公关部和宣传部的工作,没他什么事。他空闲下来,把在宿舍里窝着的宋词硬拖上街。

    宋词对着电脑剪片子剪的眼睛都要瞎了,三天没洗头,油头垢面,收拾完自己就乐呵呵的跟着梁叙进城,她跳到他的背上,问他,“你开不开心?”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的游戏出名了,她周围都有不少人在玩。

    “开心。”

    “你开心就好。”

    “宋词。”梁叙叫她名字时,她心里都软了软。

    “干什么?”

    “我带你看电影去。”

    这一年里,两人各自忙事业和学业,都没正儿八经去影院一起看一次电影,说起来都遗憾。

    每年都要带她看至少三场电影,这是当初有过的约定。

    “恩,那我们去看《京港三楼》。”

    宋词是在公众号上看见推荐才知道这部电影,配图血腥,内容描述的恐怖,最适合小情侣看,中途她还能啊啊啊的叫,往梁叙怀里缩,撒娇打滚求拥抱。

    梁叙对她选电影的目光不敢恭维,一般她挑的都是十年不遇的烂片。

    买完票和爆米花,两人手拉手走进影厅。这电影上座率还不错,接近半成。

    放映不到五分钟,大荧幕上就有女生满脸血的抠出自己眼珠子的画面,接着,宋词听到熟悉的声音。

    梁叙低骂一句“卧槽”,猛地将脸埋进她略有起伏的胸口。

    宋词:??? 
后退 目录 前进

t1: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