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强狂人

首页
第2286章 九天武神之威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后退 前进
    苏狂却是怜悯地瞥着他,喟叹:“可惜,如此之强的九天武神大人,竟是依旧陨落在大星域中。谁能真正的长生不死呢?九天武神竟然都没法永恒……”

    虚影冷哼,一脸恼火地瞥向他:“你,一介蝼蚁,竟然也配用悲悯可怜的眼神来看本武神大人?”

    “不,纠正一下。”苏狂淡淡一笑,“阁下只是昔日武神大人留下的一点点魂魄碎片而已。而且,由于岁月太久的缘故,你已经濒临消散,又能保留多少力量呢?”

    虚影一呆,登时露出忌惮的神色,上下打量着苏狂,一脸的警惕。

    他万万没想到,凭苏狂的武圣修为,竟然有本事看破他的恫吓和虚张声势。

    当然,苏狂本身不可能有那样的能力,但彩斑斓在吞噬一堆时光石后,修为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已经是非常强悍的存在,对她来说,看破一个魂魄碎片的伪装简直是轻而易举。

    “那又如何呢?”虚影撇撇嘴,“你如果真的有能够跟我抗衡的能力的话,你早就能够撕裂虚空,冲出仙藤神国。呵,既然你只能无奈攀登仙藤之巅,来找我助你一臂之力的话,那就说明我对付你绝非难事。比如说:我只需不对你施以援手,你就将自取灭亡,入侵者阁下。”

    他一句话,就点出苏狂的特殊身份。

    原因很简单:在仙藤神国中的人族,全都是遮天大帝的后裔,他们都有着非常浓郁的血脉之力,而苏狂身上却没有那样纯正的血脉,而他又是人族,那自然就是入侵仙藤神国的家伙。

    苏狂淡淡笑笑:“但是,阁下的衣冠冢留在仙藤之巅生锈,又有何用呢?再有三五千年的话,你的魂魄就将彻底消散,但遗憾的是,你再也没法等到任何的继承者。”

    “哦?何出此言?”虚影蹙眉。

    “阁下难道就没有疑惑?为何在如此漫长的时光中,都没有后裔登上仙藤之巅?您的后裔们天赋就如此糟糕?”苏狂反问。

    虚影一怔,摇摇脑袋:“此事,的确古怪得很。按照我本来的估计,起码在一千年前就该有人族武圣来接受传承。”

    “呵,因为你的血脉,已经彻底断绝!”苏狂说。

    “不可能!胡说八道!”虚影矢口否决,满脸厉色,“在仙藤神国中,如果有大规模入侵者出现的话,我会感应到。而我之所以对你没有感应,原因只有一个——入侵者很少,根本不足以形成威胁!既然没有太多太强的入侵者,那我的后裔们的生活就绝无问题。”

    “但,歼灭所有人族的,绝非是我们这些入侵者啊。”苏狂喟叹,他终于确定一件事:那一道虚影意志,根本就对真相一无所知,他依旧懵懵懂懂的。

    “啊?”虚影愕然,没有搞懂苏狂的话语。

    苏狂无奈耸肩,干脆将那一套的魔神起义和七国争霸历史说出,而虚影越听越是目瞪口呆,最终不禁谩骂咆哮,对子嗣们的愚蠢和无能一阵阵的失望。

    “你说的话,全都属实?”

    但是,出于对入侵者的狐疑,虚影依旧上上下下地观察苏狂,一道神识探出开始窥视苏狂的内心。

    苏狂却只是无辜地冰凉一叹:“事实就是如此,你既然愿意跟我啰嗦,何不节省点力气,纡尊降贵地向下面瞥一眼,看看那些活动的是否都是魔神呢?”

    本来将信将疑的虚影,闻言后,不禁咬牙切齿,抑郁良久后才森然地说:“作茧自缚啊!我豢养那一批高等魔神,本意只是用他们来搜集时光石,没想到如今竟然酿成大祸。”

    所有后裔,竟然全都被魔神族歼灭,那简直是惊天噩耗!虚影瞬间黯淡三分,变得摇摇欲坠,可见其打击之深。

    “如此看来,我该彻底封闭仙藤神国,启动自毁阵法,跟魔神玉石俱焚才对!”虚影忽地咬牙切齿的说。

    苏狂顿时惊出一身冷汗,赶紧擦拭下额头,焦躁地提醒他:“仙藤神国传承不已,何况,如今此地的魔神们,已经跟大星域中活跃的魔神搭上线。纵然你自爆仙藤神国,也未必就能够斩草除根。反倒是,仙藤神国广袤无垠,说不准会有些藏在深山老林中的人族幸免罹难,过着隐士般的生活。那可是您最后的血脉,哪能随随便便让他们去死?”

    本来已是怒火冲霄的虚影,登时为之一滞,双眉紧锁地说:“哦?你的意思是,在仙藤神国中仍然存活着一些我的子嗣?可有真凭实据?”

    苏狂心念电转,他只是入侵者,如何知晓那些事情?但眼前的混蛋只需一个念头,轻易就能够令仙藤神国自爆,因此苏狂不得不忽悠他一番,免得他发飙。对于此等情绪不稳定,很容易暴走的家伙,就得像对待精神病一样小心翼翼,千万别戳到他的痛处。

    “咳咳,在魔神社会中,每年都会有捕获到野人的确凿消息。而且,也会有一些野人在外繁衍的传闻出现,但魔神们已经懒得去剿灭,因为那些人族已经丧失传承,彻底失去跟魔神争夺仙藤神国的可能性。但您稍安勿躁,既然有人族活着,阁下只需给他们提供一点点福利即可,相信遮天大帝留下的功法传承能够完爆魔神原创的那些。”苏狂赶紧说。

    “你说的很对,但……”虚影的眼神开始闪烁,很显然未必全信苏狂的话语,但苏狂原本就没指望着一个本就对自己忌惮重重的家伙会被说服,他所图的只是让对方有一丝顾忌即可。

    “但是我如何证明你所言非虚呢?”虚影冷冷地说,“如果你能够为我找来一名纯血后裔的话,我就赦你不死,同时饶恕你从仙藤神国活着传送出去,决不追究你以入侵者身份强闯仙藤之巅的罪行,如何?你若同意,跪地谢恩即可,然后下山去为我寻找。”

    苏狂一脸的狂喜,鞠躬谢道:“能蒙武神大人赦免在下之罪,自然是……”

    七杀剑霍然出鞘!

    狗屁的谢恩!

    狗屎的后裔!

    苏狂对此心知肚明:根本就没有其余活着的人族!所谓的野人传闻纯属苏狂杜撰,而一旦他离开仙藤之巅,那就意味着自己下一回必须支付同样的寿元归来,而且时间紧迫,纵然是有他的后裔,苏狂也根本就没有功夫去寻找。

    既然如此,那就一剑诛魂便是!!!

    “混蛋,你竟然妄图在仙藤之巅刺杀本尊?”虚影简直是气炸肺,唇角翘起无情的嘲讽,浑身的光芒在疯狂聚集。

    但苏狂却只是平平淡淡地一拳轰出,神情毅然决然。

    “那种三脚猫的功夫……”虚影正欲继续嘲弄,但他的所有神情都在下一刻戛然止住!

    因为苏狂的拳锋上赫然是带着《搜魂dafa》的威能,如渊如狱,无比残酷,一瞬间就痛彻心扉。

    虚影惨嚎咆哮,无比的煎熬,因为搜魂dafa对魂魄的威胁简直超乎想象,绝非它能够抵御。

    “果然,你已是外强中干!”苏狂淡淡地说,“想要靠武神的威名吓得我退避三舍,起码得有点压箱底的手段才行。阁下都已经黯淡到如斯程度,快要变成阴影生物,完全无法维持魂魄实体,就这样也想耍得我团团转?”

    魂魄的存在年限,本来就只是两千余年而已,但如今因为遮天大帝后裔们的羸弱无能,令虚影服役早就超越时限。

    那就好像已经过保质期的食物一样,早就发酵变质,失去原本的能量。而虚影的过期表现,就是力量的疯狂流逝!

    “你……竟敢诬蔑我!”虚影咬牙切齿地说,指尖赫然是出现一缕剑罡,尽管微弱,却是货真价实的武神范儿,令苏狂心中非常忌惮。因此,一时间双方就陷入对峙状态中。

    苏狂表面上镇静若定,眼睛一直眯缝着,瞄在那一缕剑罡上,但心中却是在三方会谈:“圣灵,斑斓,快点出谋划策啊!靠,该死的混蛋魂魄,竟然依旧保留着一招剑罡。就算那再微弱,也是武神级的存在啊,稍微一出手,我多半会四分五裂。”

    彩斑斓蛾眉微蹙,早就收起所有的娇嗔薄怒和嬉皮笑脸,深知此时性命攸关,不禁出谋划策道:“那家伙也对你心存忌惮,没有将剑罡释放出来,可见他多半是强弩之末。那一丝剑罡,应该就是他最后的底牌。”

    圣灵也是恼火万分地说:“我附庸你,是为日后恢复肉身。没想到你竟然如此性喜惹事,动辄就去跟这种老妖怪接触,简直是不知死活!哼……罢了,我就再帮你一回。逆龙碑能够扛住九天武神的全力一击,但也就只能如此,从今往后我就不能再作为盾牌,你自行抉择吧。
后退 目录 前进

t1: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