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女配成仙守则

首页
第三百五十一章我知道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后退 前进
    和先生说完后,在场的所有人心中都是一阵迷茫。

    我是谁?我在那?我听见了什么?

    玄宗顾璇玑,这个据说是三十岁不到就结婴的绝代天骄,被一个金丹后期的修士打败,这是一个大新闻。

    她企图勾引昆仑圣子,被昆仑圣女教训,丢尽中州的脸面,这也是一件大新闻。

    其后勾搭玄宗大师兄凌清不成,投入周玄毅的怀抱,这又是一件,

    自称与神秘莫测的和先生是旧识,却被当众指出,并不认识她,更是轰动凤起城。

    在这个与魔族大战的前夕,这位玄宗天骄可谓是出尽风头,谁也不能出其右。

    可是刚刚他们听见了什么?和先生在和她打招呼?!

    莫非他们果真是旧识不成?

    吃瓜群众看看二楼看看顾璇玑,陷入了看热闹的兴奋之中。

    顾璇玑抬头看向雪衣男子,形容姿态是她所熟悉的,可身边的人却是她所陌生的。

    这是哪一出?大能微服私访和低阶弟子同乐?

    还被她遇见了。

    时至今日,顾璇玑终于觉得自己有那么点主角待遇了。

    她微微一笑,姿态气度完美无缺,道,“一别十年,和先生风采依旧。”

    和先生也笑了起来。

    她唤他和先生,而不是贺道友。

    “璇玑倒是越发风姿出众了。”

    顾璇玑微微欠身施礼,道,“和先生过誉了。”

    站在和先生身边的男子,眼神深邃带着几分探究的看着楼下的女子——太无趣了出来走走,却谁也不见,今日难得出来一趟,就是为了她吗?

    若真是这样,为何不阻止亚暗杀她?

    大人的心思,真是猜不透。35xs

    白帝收回目光,心中思绪万分。

    和先生也不在多言,摇着折扇慵懒的靠在椅子上,仿佛不是在参加商讨魔族的大会,而是在家一般闲适。

    但没有人敢说他半个不字。

    此人,太过难测。

    白发飘飘的南域皇室出窍护法,代表着整个南域,第一个发言。

    端的是正义凛然,听的人热血沸腾。

    不少金丹筑基期弟子已经被带动起情绪了。

    现场气氛正是火热的时候,忽然听见和先生清朗的声音传来,“哎,璇玑,你我许久未见,上来我这坐,我有些话想同您说。”

    热闹的现场,瞬间如同被浇上一盆冰水般,骤然安静了下来。

    南域出窍白胡子的脸色,十分难看。

    顾璇玑琢磨着,修为到了出窍,背后又是南域皇室,这老头子恐怕几百年没遇见过这种下他面子的人了。

    然而作为很可能被迁怒的一方,她实在是高兴不起来。

    “这似乎有些不太合适。”顾璇玑笑道,“叙旧的时间多的是。”

    场中一片哗然。

    既惊讶和先生竟会说出‘上去坐’这种话,又惊讶顾璇玑竟然会拒绝。

    这不是他们印象中的和先生,也不是他们印象中的顾仙子。

    今天这是怎么了。

    听见顾璇玑的话,和先生灿烂一笑,晃着折扇道,“这有什么不合适的?你不是心悦我吗?本座给你与我同坐的荣幸。”

    “哦——”有人了然的点头,这是两情相悦了啊。35xs

    再拒绝就有些不好看了。

    果然出来混都是要还的,

    顾璇玑站起身来,顶着背后灼灼的视线,迈步上了二楼。

    就在这十几息的时间内,她的座位已经摆好了。

    顾璇玑神情坦然的落座。

    坐在一群出窍问鼎期的大能中,她的神情依旧平静,不见一丝紧张惧怕,倒是叫二楼大能们有些诧异。

    顾璇玑保持微笑。

    怎么说也是指挥过一群大乘期修士的人,怎么会被这区区场面吓到。

    顾璇玑上来后,和先生反倒是并未说话,只是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她,仿佛她身上笼罩着无边的迷雾,叫人看不透一般。

    征讨魔族的誓师大会,终于顺利的进行了下去。

    魔族重现,虽是处于荒原之中,但威胁的却不仅仅是中州。

    其余四洲的大派中,皆派出了问鼎修士带队,率领众多精英弟子赶赴中州,共御魔族。

    顾璇玑看见了几个熟人。

    一面之缘的夜墨色,已然金丹后期的林琅。

    以及,不知何时出现在大会之中,站在林琅身边散发着王八之气的周玄毅。

    这厮还冲她微笑了!

    顾璇玑心中一寒,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张凡看着高台之上同和先生坐在一起的璇玑,心中涌上一股陌生的滋味。璇玑她,同和先生居然是认识的吗?

    为何他从未听说过?

    他与璇玑……不是无话不说没有秘密的吗?

    誓师大会进行了一整天,直至黄昏时分,方才结束。

    净是些冠冕堂皇的话,顾璇玑想到,除了鼓动人心,也没有什么用了。

    和先生看了她一场大会的时间,似乎看够了,冲她点点头,先行离场。

    白帝也跟着离开。

    淡然的接受着众多打量的目光,顾璇玑迈步走出,夜幕中的月光,让她有些恍惚。

    终于从哪个鬼地方出来了……今日过的倒是出乎意料呢。

    凤起城中,原来住的地方,熟悉的禁制散发着淡淡的灵光。

    推门而入,皆是熟悉至极的摆设。

    室内甚至有尚未完成的阵法,顾璇玑怔怔的抬手,不过片刻便已经补全阵法。

    一切都好似……她从未离开。

    自从进入这个院落后,一草一木一桌一椅,都给她强烈的熟悉感,似乎她昨日方才离开,今日便以归来。

    她走出院落,一路上都有人或真心,或假意的同她打招呼。

    他们对她是熟悉的,她对他们却是陌生的。

    就像有人悄无声息的取代了她的存在,接手了她在这世间的一切痕迹。

    若是她真的在魔兽森林中遭遇了不测,有这样一个存在,恐怕都无人知晓她的陨落。

    顾璇玑会继续或者,却不是她。

    她加快了脚步,却也不知道该去哪,长久以来日日夜夜的压力在这一刻被无限放大,她暴躁的想杀人。

    “璇玑?”有些迟疑的声音响起,似乎不太确定。

    顾璇玑面无表情的瞥了来人一眼,不做搭理,脚步不停。

    “璇玑!”声音陡然大了起来,凌清有些激动的快步上前,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

    顾璇玑看向他。

    顿时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如同被烈火灼烧一般弹开,耳根悄悄染红,眼睛也不敢看她,声如蚊呐,道,“抱歉。”

    顾璇玑没有说话。

    凌清手足无措的道,“我,你,我——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说完他懊恼的撇过头去,小声道,“三日前我见的还不是你,你是这几天回来的吗?那张传讯符是不是你发给我的?”

    顾璇玑终于收回视线,认认真真的看着他,轻声道,“你知道?”

    凌清眼神四散,觉得被人家断然拒绝还暗中窥伺,似乎不太好,垂头轻声道,“我知道。”

    说完欲盖弥彰的补上一句,“昆仑张道友也知道的。”——不是我天天盯着你看才知道的,你看张凡他也知道。

    顾璇玑抿唇一笑,心中的焦躁渐渐平息,轻声道,“不是我。”

    凌清愣住,不太明白。

    顾璇玑却不在理他,快步往回走去。

    果不其然,一道修长的身影站在门前,听见脚步声,他回过头来,露出一张儒雅俊美的脸庞,声音如同春风般,笑着道,“璇玑。”

    顾璇玑走到他面前站定,抿着嘴没有说话。

    张凡笑着轻叹一声,张开手,道,“我知道了。”

    顾璇玑闷声道,“不是我。”

    张凡点头认真道,“我知道。”

    我知道那个人不是你,我知道这一切不是你安排的,而是被人算计。

    我知道有人不仅要害你性命,还要占有你所有的一切,将你存在的痕迹,也彻彻底底的毁去。

    我知道,那个人差点就成功了,你差点丧命。

    你的愤怒,你的委屈,我都知道。
后退 目录 前进

t1:0.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