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叔别走

首页
第1500章 不是一路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后退 前进
    别说是别人了,连龙城自己也发现,怼不过博瑞了。

    老了老了,年轻人的天下了。

    博瑞年轻,有魄力有野心,而龙城已经老了,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勾搭他孙女。

    军训过了,连江芙的十八岁生日也要来了。

    她也要正式成人了。

    江梦娴忙得不行,为帝都名媛舞会而准备着,今年的帝都名媛舞会,特意选在了连江芙的生日那天。

    今年的名媛舞会规模更大,场地更豪华了,而且所有费用都是由沃尔门、洛家和龙家承担,理所应当的,连江芙是全场唯一的红花,其余的名媛小姐,全是绿叶。

    大家都懂,毕竟是人家出钱,没人有怨言,都盼着能收到名媛舞会的请帖。

    就算是绿叶,这是前所未有的绿叶。

    这场舞会上个,连羲皖和江梦娴的女儿,龙城和洛凰的外孙,那位名字都不曾透露过的顶级名媛将正式成年,踏入帝都名流社交场之中走动,整个帝都名流们都关注着。

    连江芙很小的时候以糨糊为名出道,演过的电影和真人秀,后来火速隐退,出国读书,这些年来,再没有她的任何消息,人们都似乎忘记了她的名字。

    连家和龙家对她的保护也是前所未有的,现在甚至都没有媒体能拍到她的一张照片,人们只能通过她小时候的剧照来推测一下她现在的容貌。

    连江芙很珍惜现在每天能素面朝天自由自在地出入帝都大学的时光,没人会多看她一眼,她只是一个普通的钢牙眼镜妹,混入人群就没人关注到,可以随便地吃路边摊、跷二郎腿,甚至可以挖鼻孔、不洗脸就出门。

    但她不可能藏一辈子,过了十八岁,她就是个大人了,她甚至要开始参与家族企业管理了,不能再藏了。

    自由即将一去不回,成大人之后,约束就多了。

    所以,在十八岁生日前夕,她放学了就赶紧约上博瑞去吃学校门口的路边摊。

    帝都大学学校门口的小吃街里,全是面向学生开放的路边摊,便宜又好吃。

    吨吨吨

    连江芙美滋滋地喝了一口可乐,还是嘴对瓶那种,直到唱了个畅快,才豪迈地瓶子放下了,擦擦嘴,打个不雅的饱嗝。

    珍惜吧,这是最后的饱嗝了。

    以后不能这样畅快地打嗝了,要做个优雅的名媛了。

    说是路边摊,还真的就是路边一个小摊子,支了一个小桌子,放两个矮矮的小凳子,一米九的博瑞直接垫张报纸席地而坐了。

    他们点了几十块钱的串,用两双一次性筷子吃着,这些路边摊,除了好吃和便宜,哪儿都不好,可博瑞似乎一点都不嫌弃,还把连江芙吃不完的串也吃完了,不剩一点。

    连江芙又打了个饱嗝,望着博瑞,道:“博瑞哥哥,我过几天就十八岁了,你要送我什么礼物啊?”

    博瑞没有回答,抱起她刚才喝过的大瓶子,吨吨吨喝了一大口可乐,然后也豪迈地放下瓶子,打了个豪迈的饱嗝。

    连江芙笑得花枝乱颤,总觉得现在的博瑞太好玩了,居然也会打饱嗝。

    她正等着博瑞的回答,冷不防,司韩枫又阴魂不散地出现了:“连江芙,你怎么在这儿!”

    连江芙又打了个饱嗝,回头,看见了司韩枫和孟金,两人穿着精致,上下左右都是名牌,和这个小吃街一点都不搭。

    见她打了个饱嗝,孟金捂住鼻子,一脸厌恶地道:“走啦韩枫,这里恶心死了。”

    真是恶心死了,居然在这种地方吃饭,全是细菌。

    平民就是平民。

    连江芙不耐烦地道:“能干什么,当然是在这儿吃饭啊!”

    司韩枫看着他们吃的东西,一脸不可理喻:“你这么能这么自甘堕落!你居然还吃这种东西”

    这些东西,他看到都觉得恶心,更别说是吃了。

    连江芙不想和他说话,她和司韩枫不是一路人。

    她和博瑞才是一路人。

    能陪她吃路边摊的人,不多了,卡斯帕倒是吃了两次,每次吃完回家就拉肚子,还是博瑞好。

    他真的是万分努力地在适应她的生活和家庭,以及她个人的喜好和习惯。

    司韩枫骂着连江芙,觉得她越看越恶心,甚至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或许,这就是家庭和阶级的缘故吧。

    他从小十指不沾阳春水,从来不吃这些路边摊,过惯了富家生活,超市米粮卖多少斤他都不知道。

    他的朋友、同学都是富家子弟,他们玩着表玩着车,不知人间疾苦,不食人间烟火。

    他现在的女朋友孟金,而如同他一样,孟金身边也是如同她一般的富家名媛,她和她的闺蜜们日常就是交流美妆首饰,这些东西,是连江芙一辈子都不会接触到的东西。

    他们一顿饭,够连江芙这样的人吃一整年,他们穿的衣服随便一件的价格,够她穿一辈子。

    而孟金也接到了名媛舞会的邀请函,这种东西,更是连江芙这种底层人民一辈子都不会得知和接触的东西。

    他们的世界和连江芙的世界是完全不一样的!

    他似乎现在才懂,他是一辈子都不会和连江芙吃这种地边摊的,但是她现在的男朋友却可以。

    司韩枫咬咬牙,一言不发地走了,似乎是已经做了某种决定。

    他这是彻底走了,以后看见连江芙也不会搭理他了。

    他曾经是有过想法,他想和连江芙在一起,他从未见过这么聪慧的女孩子,她性格好,什么都不好,比孟金好。

    但,他们终究不能在一起。

    家庭不会同意。

    连江芙也不可能像孟金一样,有能帮助自己晋升的家族势力。

    在失去之后,他才发现,她其实在他心里已经有了一席之地,可惜,他们再也不可能在一起了。

    连江芙不管他们,抱起可乐吨吨吨地喝完了,再打一个饱嗝。

    孟金听见那饱嗝,都差点吐了。

    这次,希望司韩枫能看清楚,连江芙和他不是一个阶层的人,就不要再念了。

    吃饱喝足,连江芙付款,两人离开了。

    回家路上,两人手牵手慢慢地走着,夕阳余晖洒在两人身上,连江芙一边心算着还要吃多少次饭才能还清博瑞上次那顿,忽然想起什么,又问了刚才的问题:“你还没说你要送我什么礼物呢?”

    博瑞的脚步一顿,挽着她停下了,绿眸微垂,很认真地看着她:“想知道吗?”

    连江芙期待地点点头:“想!”

    博瑞沉默了,绿眸里渗出了几丝温柔,忽然就欺身上前,吻住了连江芙的唇

    当天,连江芙一到家就道:

    “妈,有没有止血含片和消炎的漱口水啊!博瑞的舌头被我的牙套刮伤了,流了好多血啊!”

    k180817s1
后退 目录 前进

t1: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