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轻柔白月光

首页
第292章是过来引诱他的么?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后退 前进
    帝晟的全息智能产品,世界领先。有市场专家预估,帝晟的全息手机面世后,电影产业将会大幅度降少;因为这款手机,可以让人随时随地享受在影院观影的视觉画面,甚至比电影院更好的效果。菁菁看着空气中的画面效果,点头,“嗯,确实很逼真,在视频放映以及图像观看方面已经完胜了。”安夏儿回过头问魏管家,“你怎么知道这是当年陆白遇到我的地方?”“想也是吧,不然大少爷怎么可能会抽空带少夫人去那样一个地方。”魏管家道,“那必定是对他和对少夫人你,都是一个特殊的地方。”安夏儿表示,陆白身边的人都成精了。果然都跟他们的大BOSS一样。“他确实是那么说的。”安夏儿道,“你猜对了。”魏管家只是笑了一下,并不意外。菁菁和小纹多少已经听说了安夏儿与陆白事,听到这,小纹问,“那少夫人去到那个地方,有没有触景生情,想起点什么呢?听说少夫人在去到安家之前的记忆没有是么?”“准确地来说,是在我到那座孤儿院之前的记忆,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从哪里来的。”安夏儿道,“至于触景生情……很可惜,我今天看到那个地方只是很感动,但并没有想起什么。”两个女佣望了望对方。那这就没办法了。魏管家道,“少夫人别急,失忆的这种东西,想起来可能需要一个楔机,但也可能永远都记不起来了。”安夏儿眉心蹙了起来。“不过即使记不起来也不要紧,大少爷不会在意,而且那是少夫人5岁之前的记忆吧,平常人都很少能记得清5岁之前发生的一些事。”魏管家说,“更别说少夫人你了,记不起来就算了吧,这不防碍眼前的生活。”两个女佣忙点头,“对对。”安夏儿叹出一气,“嗯,我只是想想起一些关于我父母的记忆,以及当年遇到陆白的情形,如果真的没有办法想起来……那我也无奈了,只能这样了。”总之尽人事,听天命罢了。她努力了回想不起来,也没办法。“那少夫人就顺其自然吧。”魏管家道,又扫了一眼旁边那个看着陈旧的保险柜,“那这个保险柜,也是少夫人从那边带回来的东西?”“嗯。”安夏儿点头,“那里灰尘太多,我暂时只带回来了这个东西,希望里面能有我想要吧,对了,我把地址给你,哪天让人过去帮我打扫一下,有空我再去找找。”“好的,少夫人。”魏管家应下来了。“至于这个保险柜。”安夏儿拧眉看了一会,“怕是得找专业的开密码锁的工匠才行。”“不用这般费劲,总之这个保险柜也不会要了是吧。”魏管家道,“明天我干脆让人找台切割机,直接切开就好。”安夏儿瞪大眼睛,“这……可以么?”魏管家很自信,“少夫人就交给我吧。”“哦,那好。”安夏儿又想起什么,“对了,那帮我再准备一部DS手机。”“少夫人还要手机做什么?你打算用两部?大少爷那里应该还有两部没用的。”“不不不,不是。”安夏儿马上说,“我是想用来送人的,以前在安家有个向叔挺照顾我的,今天我去了趟安家想找小时候的照片,听说他手机坏了,刚好帝晟的品牌手机上市,那我帮送他一部吧。”陆白是帝晟集团总裁,她就当帮他公司的手机做宣传了。魏管家点头,“好的,我明白了。”但安夏儿说到手机,又一拍面前的案几,“对了,还有我的香水啊,现在也成功上市了,我应该寄一些给我的朋友嘛!”“那少夫人要?”“对对对。”安夏儿马上站了起来,开始算着,“这阵子被陆白公开我们结婚的事闹得,我都差点忘事了,首先展倩我就要寄她一些嘛,还有就是……”安夏儿看了一眼菁菁和女佣,“你们,你们以后只能用我的香水,就当是支持我了。”两个女佣对望一眼,微笑,“少夫人,这是我们的荣幸。”“我的同学以及其他人的话,现在不好送,毕竟这个品牌的创立者现在并没有人知道是我。”安夏儿捏着下巴想着,“其他人暂时不能再送了,但我好歹是陆白老婆,他住处的每一个女性管理者,都该意思性地送一份。”魏管家道,“那我先代她们谢谢少夫人了。”“嗯嗯,我这去给产品负责经理打电话。”安夏儿道,“手机和开这保险柜的事,就交给你了哈。”“少夫人请放心。”安夏儿一只手搂着她的小黄人,马上回房间了。‘唯丽’的香水上市后销售得很顺利,格外受到女性的欢迎,产品经理报告的也是一些好消息,并答应寄一些香水给她指定的地扯。当晚。陆白在卧室的吧台前倒了一杯酒,皱着眉头地喝了几口,安夏儿晚上一直没过来……难道是早上……把她吓倒了?想去看看安夏儿是怎么回事,但又担心自己晚上万一又碰了她——陆大总裁将酒杯送到唇前,眉头拢得更深了,心里莫明有些烦燥,开始后悔让安夏儿休息一个月了,不,是那个害安夏儿流产了的女人该死。想到这,完美的脸庞一阵冰冷。他打了一个电话给秦修桀,“那个达芙妮,每个月去确认一遍她的生死……”“是,陆总。”电话那边秦修桀应道。陆白放下电话后。卧室的房间门就一点点推开了。“陆白?”安夏儿探着脑袋,手里搂着那个小黄人过来了。陆白心情正烦躁,一个冷锐的眸扫过去,视线冷冷地落在她手里那个东西上面,“安夏儿,我给你说清楚,有它没我,你休想把这种东西放我床上。”他真是后悔!给她买这东西做什么?他就该买些成人玩具给她玩……安夏儿不知道陆白此时欲火攻心,吓了一跳,“凶什么,我就想过来问问你嘛。”“问什么。”陆白喝了口酒。“那个。”安夏儿举了举手上的小黄人,“要不,你再送我两个?我把它们凑成三……”“想都别想。”陆白冷道,“一个嫌少是么,拿过来,我让人扔出去。”“干嘛干嘛。”安夏儿赶紧藏在身后,“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去的,你不送就不送了,大不了我自己去买。”“……”陆白看着安夏儿。他穿着暗蓝色的浴衣,站在灯光调暗的吧台前,半边侧脸没入了黑暗,眼睛冷而幽寒看着安夏儿,恨不得马上把她扔到床上。安夏儿刚洗过澡,露出的玉颈纤美动人,小脸被热气蒸气粉嫩粉嫩的,唇瓣因为紧张蠕动着,诱人之极。这个女人!是过来引诱他的么?陆白眸光越来越沉了。安夏儿被他的目光吓了一跳,“你……干什么,你不喜欢,大不了我不买了就是,干嘛这样盯着我。”陆白还是看着她。安夏儿咽了咽,往后退,最后关上门出去了。陆白眸子眯了一下,这个女人果然被早上吓倒了,不跟他同房?有几个结了婚的男人能忍大半个月?就在陆白心里越来越差时,退出卧室后的安夏儿又推开门,探回一个脑袋,“还有,我来例假了,我怕会漏你床上,这几天我就自己睡了啊。”砰。不重的关门声。门再度被上了。“……”陆白听着刚才安夏儿的话,怔了一下,例假?当天晚上,陆白去浴室冲冷水澡了……第二天早上,陆白用过早餐后气息冰冷地去公司。魏管家从九龙豪墅出来送他,并讲了昨天安夏儿的要求。陆白在车前站了一会,“一部手机罢了,她爱送谁让她送,不必跟我报告。”“大少爷,我只是跟汇报一声。”魏管家道,“而且听少夫人讲,昨天大少爷您带她去夏家当年的住址了,难道……大少爷不担心?”陆白没有回头,“担心什么。”“如果……”魏管家顿了一下,“我是说如果,少夫人真不是当年那个救了大少爷你的小女孩,她恢复记忆后发现自己不是,岂不是会很不高兴?”陆白微微抬起脸庞,轮廓俊美的侧脸上,薄美的唇瓣划起一个弧度,“我相信是她。”“……”“如果不是,我也会把她变成是。”这就是陆白的回答。总之这个人就是安夏儿……魏管家低下头,“如果是这样,那大少爷就当我没说吧。”最后陆白看了一下时间,“她来假例了,让她多睡一会吧,吩咐厨师准备姜汤。”“大少爷放心。”陆白上车后,魏管家双手贴在身体两侧,向他离开的车子鞠了一下。安夏儿起来后,女佣便帮她准备了厚一点的被子,以及比较保暖一点的家居服,从楼上下来后餐厅一大碗姜汤等着她,像伺候做月子一般伺着她……的大姨妈。安夏儿坐在餐厅默默地喝完那碗姜汤,还有那一碗摆在她面前每天必喝的鸡汤。
后退 目录 前进

t1: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