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二世祖

首页
第108章 10.27(二更)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后退 前进
    “——停车!”赵远阳正义感发作, 想也不想就喊了停车。

    司机靠边停下, 赵远阳推开车门, 一看那边儿四五个光膀子汉子,便扭头望向他家的哑巴司机。

    这司机身强力壮、虎背熊腰, 山一样的大块头, 坐在前座开车时,赵远阳总觉得他的背宽阔得几乎有些挡视线了。

    光是站在那儿, 就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但是他和霍戎给人的压抑感是不同的, 因为司机的块头过大, 那完全是体型造成的压迫,让人不容小觑,从心底产生惧意。

    赵远阳仰头看着他,问道:“你一个人打得过那五个流氓吗?”

    ——之所以问这个,不是因为赵远阳怕自己一个人力不能及,而是他认为, 他真要出手英雄救美了,别说那女孩儿会怎么想,会不会因为他的英勇而继续恋慕他, 光是霍戎这里,赵远阳就不好交代。

    戎哥打翻醋坛子,那是很可怕的。

    司机不说话,反而是无声地看向霍戎。

    赵远阳硬着头皮对霍戎解释:“这是我同学。”

    霍戎看着他, 赵远阳很坦荡地回望他,表示他和这位女同学非常的清白:“真的, 我连她叫什么都不记得,你看,她都被人欺负哭了,太可怜了。”

    霍戎点了下头,他和赵远阳站在原地,那总是沉默寡言、不动如山的大块头司机,走向围观人群。

    起先出声帮忙的男子已经被吓退,大排档棚里没有客人吃饭,都趁乱跑了,免得引火烧身,地上除了食物垃圾,还有徐晓雯的碎裂的手机,躺在黄色的盲道上,被人一脚一脚地踩踏着。

    徐晓雯被赵远阳发了好人卡后,就冲出KTV,一路狂奔,一边擦眼泪一边跑,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

    跑得太快,她开始岔气,于是一边抽噎,一边在路人诧异的眼光里向前快步走着。

    路人都忍不住心想,这么漂亮个女孩子,怎么哭成这样呢?

    她哭得梨花带雨,眼泪渐渐止住了,眼眶却是红通通的。走到大排档这边时,不巧就撞到了一个男人。  

    接下来的事可想而知,一个漂亮女孩子,撞到了喝了点小酒的地痞流氓,小流氓本来要找她麻烦,一看脸,就起了色心,说了下作的话,还叫她小妹妹。加上徐晓雯不是那种会息事宁人的人,一开口就骂人不长眼,而且还要报警。

    她也不会防身术,等着路人来帮助她,可是没人帮她。

    唯一一个帮她的,都被威胁着服了软,不在管她。

    徐晓雯心里一阵绝望,往后退着,却无路可退,几个男人眼神色迷迷地团团围住她,手上有占便宜的意思——就在这时,一双手伸过来,一把抓过小流氓的后颈,和抓小鸡似的,抓着然后丢开,一手一个,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

    五个男人,半分钟不到的工夫,就被那人给全丢开了,而且还丝毫没有还手之力,还疼的呲牙咧嘴,接着很快,他们毫无招架之力地就被人用领带给绑了起来。

    徐晓雯被这迅速扭转的局面吓得呆住了,她胆战心惊地睁着眼,感激地望着那剽悍的高大男人。他一张脸长得普普通通,却异常高大,肌肉健硕,加上刚刚救了自己,徐晓雯的感激难以言表:“谢谢您,您是好人!”

    结果那做了好事的大叔一句话也不说,头也不点一个,转身就走。

    徐晓雯追上去,拉着他的手臂:“真的很谢谢您!您有联系方式吗,我一定要报答您!”

    那大叔一下撇开走,快步走到车旁,拉开车门上了车。

    赵远阳方才见情况稳定,已经上了车,从外面,是看不见车窗内部的。  

    前座的司机飞快地拉好安全带,接着很快速地发动汽车,赵远阳扭头看着窗外,发现徐晓雯一脸落寞,站在街道旁,目视着车子开走。

    她望着那开走的黑色汽车,默默记下了车牌号——但是她却猛地觉得这辆车非常眼熟。

    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而且不止一次。这车非常少见,若是见过,她一定能记住的。

    想了许久,她终于恍然——这车,不就是赵远阳家那个吗!

    班上、年级上都在盛传,说赵远阳是大少爷,家里司机每天接送,还给他开车门,而且那还是一辆极其少见的豪车。

    徐晓雯平时住校,但是周末,她离校的时候,还是偶尔会看见赵远阳上车,看见他的家长给他背书包。

    果真就像个大少爷。

    见过几次了,车牌号也觉得眼熟了,她这一想起来,眼泪又止不住地流,忍不住地想,难道方才是赵远阳让他家司机来救自己的?她心里不禁又涌起了希望来。

    过了两天,赵远阳要去学校填志愿了。

    这两天,他一直在家里研究学校的问题,学校和专业,都是他的研究范围。

    比如外交学,他有一丝感兴趣,便去查询了外交学学什么,结果这一查,他脑子就炸了。

    外交学要学的课程又多又杂,什么国际关系理论、当代中国外交、国际关系史……外国政治制度、宗教与国际政治、谈判学等等。

    再来是学外语。

    如果就读英语专业,似乎也不如想象的轻松,最主要的是,赵远阳查资料的时候,发现这专业很不好找工作。

    还有艺术品收藏与鉴赏。这专业很冷门,国内没有多少大学开设,赵远阳抓破头皮,也想不出要怎么办。

    他忍不住询问霍戎的意见,但戎哥是很开明的家长,他一切是以赵远阳的意愿为准。

    赵远阳便问他:“你经常打电话的时候,说的那个鸟语,是什么语言?”他经常能听到霍戎打电话,但是他的通话内容是什么,赵远阳却听不懂,叽里呱啦的,他半点都听不懂。

    日子久了,难免觉得有些好奇。

    霍戎说:“斯瓦西里语,有时候是齐切瓦语,或者阿拉伯语,还有些小国土著语,不通用的。”

    “……怎么这么多种,听着都差不多啊,难不难,哪个最简单?”

    “不难。”他想了想说,“都挺简单,但阿拉伯语用途会广一些。”

    赵远阳让他教自己说两句,但霍戎一张嘴,他头又大了。他不是很有语言天赋的人,之所以英语比别的同学说的好,学的好,完全得益于他前世的经验。结果一听霍戎说的这鸟语,他心态完全崩了,一时间什么都不想学了。

    “阳阳,学语言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慢慢来,哥先教你说几句,你觉得哪个有意思,就可以学哪个。”

    赵远阳点头:“好啊,我听听看。”

    霍戎教他说了两句阿拉伯语,又教他说了几句别的语言,赵远阳云里雾里,只有一句,他听懂了。

    他一下坐直:“Nakupenda,这个我知道!黄家驹的歌里有这个词,这什么意思?”

    霍戎说:“我爱你的意思,是斯瓦希里语。”

    赵远阳觉得这个语言有意思,最重要的是他听懂了一个单词,太不容易了!而这个斯瓦希里语,有些像土著语,发音也很土,听着很简单,但学起来却难。

    而且赵远阳是个三分钟热度的人,他的热情常常几分钟就消磨光了,学了四五六七句,他就没兴趣了。

    他挫败地叹气:“算了,我不学这个了,麻烦死了,什么狗屁鸟语。”

    霍戎不为难他,摸摸他的脑袋:“没关系,学会一个我爱你就够了。”

    完全不知道该选哪个学校,哪个专业的赵远阳,决定听天由命,他去了学校后,在志愿表的第一位填上了S市外国语,勾选了服从分配的选项。

    原本以他的分数,想进这个大学,是很困难的事,但如果勾选了服从分配就不一样了。而且哪怕分到了一个他很不愿意就读的专业,进校后,也是可以转系的。S市外国语门槛高,但只要进了这个门槛,转系是很轻松的事。

    而且他有很大几率会被录取——去年的时候,S市外国语在他们省招人的分数线是六百一十七,同理,去年的重本分数线,也比今年高出不少。

    赵远阳这个志愿,是咨询了教育部专家后才填上的,他的第二志愿,就是之前魏海给他说的,让他填的Z财的外语学院。

    后面几个志愿,都是一开始看好的学校,他随意填满了,就交了。

    老余觉得他的志愿填得有些冒险:“你的前三个志愿,去年分数线都很高的,有些冒险了。”

    赵远阳不在意,也懒得更改。他指着黑板上方贴着的班规道:“爱拼才会赢嘛。”

    老余无语凝噎:“到时候,除了部分在外地的同学以外,录取通知书都统一寄到学校来,通知书来了我会打电话通知的,出去旅游的时候注意安全。”

    等赵远阳走后,好几个女生进了办公室,找了个借口偷偷地看了赵远阳的志愿表。

    志愿填报会截止到本月二十九号,七月五号的时候开始录取,先是提前批,接着在十号的时候,在一周内基本会出录取通知,等通知书寄达,那大约是月底的事了。

    如果没录取上的,还有一次补录的机会,像魏海,他就只能钻补录的空子。

    20190201
后退 目录 前进

t1: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