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王]网球经理不好当

首页
31哟,再次滚回来的龙雅190211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后退 前进
    在乎什么?

    行歌问自己。

    亲情,友情,爱情。

    亲人,朋友,爱人。

    还有冰帝,她的队友。

    她在病床上躺着,成天到晚控制不住地思考着这个问题。迹部问她在乎吗?可是没有说明对象。难道是让她猜吗?可惜她不是对方肚子里的蛔虫,无法理解对方的想法。她仔细回忆了一下迹部说这话时的语气,是质问?是怀疑?是陈述?或者是否定?

    他是想说竹内行歌没有在乎过,还是想让竹内行歌告诉他有没有在乎。

    不知道对象的状态真是有够纠结的,行歌心想。

    而那天他的口气,她也不知道那代表什么。不是质问,也不是陈述。只是很轻的一句话,有时候都让她怀疑迹部究竟有没有说。

    总之,她现在什么都没有,唯一有的就是时间。有大把的时间让她思考人生,她也不急于这一时。

    况且,还有场外求助不是吗?

    *

    “原来你也是这么认为?”行歌不知道自己的声音能不能表达出此刻复杂的心理活动。

    那头沉默了一阵后才开口,说话间还有些踌躇,“不是……但也是……”

    “讲人话,谢谢。”

    龙雅像是长长舒了一口气,说:“好吧,其实就是有些东西你还没懂。”

    行歌一愣,“什么东西?”

    对方一顿,说:“我能说你还小,说了你也不懂。”

    冷笑,“呵呵,你说呢。”

    “哎呀呀。”龙雅有些抓狂,“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样说吧,就是以前的你总给人一种什么也不在意什么也无所谓的感觉,就像是风,不会停留。Understand?”

    “你说的分明是自己。”突然像风什么的,不要这么文艺好吗。行歌忍不住吐槽。

    “哎……所以我说问题很复杂。总之你听听就好了,有一天会明白的。我刚才说的是你从前给大家的感觉。但是现在的话…恩…其实已经变了许多了。”

    “哦,我还是不懂。”

    “……这样说吧,你还记得自己为什么不打网球了嘛?”龙雅问道。

    这个问题他从前问过,行歌也答过。所以她点了点头。但又马上想到对方看不见,只好又“恩”了一声。

    “你看,你知道自己问题所在,也想要去解决。只是你还没找到正确的方法,或者说你也正在寻找正确的方法。所以,”龙雅停了一下,放缓了声音,“不要担心,也不用烦恼。没有人在怪你,你在改变,不要急,大家都愿意等你。”

    行歌曾经问过龙雅:“你连自己要寻找的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就拿着一副网球拍去浪迹天涯,你就不担心吗?万一怎么找也找不到呢?”

    但还没等龙雅开口,她就又说,“不过你也不用急,反正也没人催你。”

    不过龙雅最后还是回答了,“担心什么?担心找不到吗?怎么可能,我要找的东西怎么会找不到。”

    真是自大又嚣张的回答。

    可行歌当时偏偏就信了。甚至直到现在,对方还在流浪,对方依然没有定性,像阵风一样吹过,不知下一站在何处,但她还是信的。

    相信越前龙雅他从不需要担心什么,相信只要是他越前龙雅要寻找的东西就没有可能找不到。

    那时她告诉他“不用急,反正也没人催你。”

    而这时他告诉她“不要急,大家都愿意等你。”

    她突然心安了,不想迹部指的究竟是什么,也不想自己是否能找到不知在何处的ji情,也不想越前龙雅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他的目标,她只是安心了,觉得迟早有一天,这些都会得到解决的。

    这时,那头的人忽然问了一句,“还记不记得以前被你骗了的黄毛?”

    竟然还记得= =,行歌不屑地撇撇嘴,“那怎么叫骗?分明是黄毛技不如人还狗仗人势。”

    黄毛指的就是小时候因为欺负龙马被她狠狠教训了的人。那人仗着自己有个有钱老爸,在学校里横行霸道惯了。等行歌亮出她“世界首富的女儿”的牛X身份,顿时把那人惊愕到目瞪口呆。更何况,最关键的还是她一众小弟所带来的暴力威慑效应。

    “哈哈,所以呢,其实你也可以狗仗人势的,哥哥我一直在这里呢哟~”

    行歌一愣,小声“切”了一句。

    “哎不说了!来不及了!!靠靠!完蛋了完蛋了!”

    电话就这样中止了,她听得目瞪口呆。不过,等等,她忽然反应过来…狗仗人势…狗仗人势…卧槽!那她不就是那条狗了吗?!尼玛越前龙雅我记住你了!

    下午,冰帝的人刚走,行歌迎来了意料之中的人。

    据说多吃水果有利于康复,所以她正在啃苹果。龙马进来的时候,行歌咽下了最后一口。于是龙马看到的,就是竹内行歌潇洒的一挥手,苹果核准确落入垃圾篓,然后这人得意地拍拍双手的场景。

    面对对方铁青的脸,行歌心中忽然产生了浓浓的胆怯,“哟…龙马。”

    龙马脸色很难看,事实上自从她昨天听说竹内行歌受伤住院后就一直维持着这幅脸色。不,应该说已经好很多了。之所以没有在第一时间赶来,也是担心对方承受不住他的怒火。(某年:龙马是个姐控来的╮(╯▽╰)╭)

    行歌身体一僵,这是从小到大龙马在她面前姿态最高的一次。

    不过她心里想的其实是,卧槽龙马你长大了敢质问姐姐了对吧。

    但是她不敢说T T

    而且吃完苹果的手也不敢擦肿么办T T

    “到底怎么回事?!”昨天比赛后他就没在冰帝那里看到她,可分明早上注册的时候是在的,所以他才起了去找一下的念头。但当时冰帝众人的脸色也不好看,迹部只行色匆匆地丢给他一句“行歌脚受伤在XX医院”就离开了。让他有火无处发。

    行歌吞了口口水,决定做一件不道德的事。

    “哎……其实都怪那个叫观月初的人啊。”我对不起你,如果我我弟弟把你给杀了请一定找他报仇不要找我!“这人走路不看路啊,不对,是跑步不看路啊,我认真走路呢,他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就把我给撞了,结果我一摔,就这样了= =。”

    龙马明显一愣,“观月初?圣鲁道夫的?”

    行歌也是一愣,迅速抓过一张纸巾,把手抹干净,问“额,你认识?”

    点头。

    哦,好吧,这下看来,你真的命不久矣了。千万千万不要找我算账。

    而由于竹内行歌这个本身不是小肚鸡肠但是因为积攒的怨气太多而全归结到了肇事者身上,搜易,她并不打算为对方求情。

    此时的圣鲁道夫网球场,某个有着黑卷发的少年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啊啾——”

    他揉了揉鼻子,“看来,是不二周助在想念我这个对手了。”

    龙马又问,“摔了一下就进医院了。”

    竹内行歌向来是诚实的好孩子,“也不是的……其实,就是看比赛看得太激动了,一站起来,又摔下去,又摔到脚……”越说越小声,越说越心虚。

    她觉得自己会得到与观月初一样的下场怎么办啊……

    龙马的脸色已经不能单单用难看来形容了…简直是惨不忍睹!

    他张了张嘴,正要说话。

    这时却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竹内行歌从来没有哪一刻如此之感谢这个人的出现,连该有的惊讶都忘记了。

    那人推门而入,适时地打断了龙马的怒火,还走到龙马身后,一只手再自然不过地搭在了对方的肩上。

    行歌看向他时,这个几个小时前才听过的声音对她说:“哟,受伤的傻妹,我来看你了。”
后退 目录 前进

t1:0.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