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价诱情,霸道娇妻戏老公

首页
127 你,你手摸哪里!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后退 前进
    “不行!我一定得下山!”陌以荛本能的反应就是这个,先不说别的,就是顾易堔这么久没上来,门卫大叔说停车场那边还出了车祸,她心里很着急,很害怕。

    门卫大叔看到她很是坚决,不由得有些为难:“姑娘,你可别拿自己的安全开玩笑,这大雪封山的,路上都是打滑的,你这是拿自己的安全开玩笑呢,况且都封住了的路,根本就不让你经过。我看,你还是住一晚吧,那边就有供拜祭和爬山的人住的酒店,热水暖气什么都有有配备的。”

    这好心的出言提点,无疑是让陌以荛感觉到雪上加霜,瞪大了眼睛看着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大片,雪花一片片降落,融入眼里化成刺目白色。

    咬咬牙,话是这一夜说的没错,可是不试试怎么知道下不下的去?况且她很担心,朝门卫大叔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她边往前走,边掏出电话拨打顾易堔的手机,可是却一直没人接听,她心里更是有些忍不住的害怕。

    小心翼翼的扶着一边的树枝缓慢的沿着被大雪覆盖的结结实实的道路,她真是一步一个脚印,不然很容易一个不小心她会滑下去,粉身碎骨。

    才走了几步,前面就看到第一道被工作人员拉住的防护线,还有大大的警告标语,确实跟门卫大叔说的一样,封路了。

    才走了几步,就被身后不远处赶来的林业工作人员匆匆的叫住,她有些着急的想走,却脚下一滑,一下子摔倒,要不是被赶着过来的林业工作人员眼疾手快的拽住,她这会儿要滚到山下去了。

    “这位小姐,你是没看到封路了?这么个大雪的天气,你怎么能不顾自己的安危?”一位林业工作人员无奈的摇头,年中总是会遇到这么几个不知道死活的人,雪灾事故频发其实也多源于人们的不守法。

    陌以荛说不出话来,搀扶着站起来,低头看了看脚上滑了一道伤口,牛仔裤都破了一个洞,冷风冷冽的钻了进来,疼的她龇牙咧嘴。

    “师傅,您看看还有别的路让我下山吗?我知道现在封路了,可是我真的是有急事。”眼下还不知道顾易堔是不是出事了,她根本安不下心来。

    “没有了,上山下山的就一条路,就算是有这会儿也都一样的封上了,还是去前面的酒店讲究一晚吧,有什么急事能比自己的命还重要?”工作人员不解的看着她,也时刻提防着她又溜过去。

    “不行!我真的有急事,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我小心点,一定不会有事的,你们通融一下吧!”

    陌以荛知道这会儿下山的危险,更何况她还摔伤了,可是一时又联系不上顾易堔,她真的很着急,什么都顾不得了。

    才转头,手腕猛然的被一道力量给攫住,拽了回来,陌以荛一怔,回头,蓦然的瞪大眼睛:“聿峥?怎么是你?”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不是在温泉那边?

    聿峥一张俊脸黑沉,扯着她往回走,声音低沉带着愠怒:“我跟着你过来的。”

    早上顾易堔开着车带她离开温泉区,他们两所在的位置角度在只能看到宋瑜,自然看不到聿峥,开车出去了,聿峥不知道是着了魔了还是怎么了,反正也不顾宋瑜,拿了车钥匙就跟着开了车子出去,一路不紧不慢的跟着。

    到了这边,他才知道陌以荛和顾易堔是来拜祭的,顾易堔家人健全,自然不是顾家人,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陌以荛早逝的父亲母亲,这么想着的时候,心里又揪住了,即使是在陌以荛还喜欢自己,狂热的追逐自己脚步的时候,她也从来没有说一丁点儿关于自己家庭的事。

    除了知道她父亲因公殉职,被追加了烈士称号,他对她家人一无所知,可是现在他却看到她带着顾易堔过来拜祭,聿峥不由得有些嫉妒,连车子都来不及停好,就跟着她后面上山去了,他原本一直想跟着看看等顾易堔上来了会说些什么。

    可是没想到大雪封山了,下面的人上不来,陌以荛居然不顾死活的要下山,他知道要是不现身,陌以荛指不定真倔的往下跳也要下去。

    “你,你跟着我?”陌以荛杏目圆睁,看着他是满目的不可思议。

    聿峥没回答,攫住她手腕的力道一点都不放松,简直是拖着她往回走,陌以荛僵了僵,挣扎想推开聿峥,无奈男女力气本来就过于悬殊,她也顾不得问聿峥跟着她的事情,只能跟他拉扯着:“聿峥,你放开,我一定要下山!”

    “你是有什么事要在这个时候下山?有什么比你安全更重要吗?”聿峥也是被她的态度弄得火大。

    “有!”陌以荛抬高了音调,本能的脱口而出,“我真有重要的事,耽误不得!”

    “有什么重要的事?”聿峥拽紧了她,根本不松手,直接把她按进怀里,拉着往住宿的方向走去,“现在到处都封住了,你别忘了你是警察,首要的就别给人民添堵!”

    “我……”陌以荛眼里的焦急都弥漫开来了,她是人,又不是圣人,她真的是害怕,害怕顾易堔出事,“阿堔还在山下,刚才我听说还发生车祸了,我又联系不上他,我答应了要等他的。”

    尽管不知道是不是顾易堔有事,但是以顾易堔的性子如果不是出事了,不会在这个时候丢下她,至少不会不接电话。

    聿峥一听,一怔,手里的不自觉的力道松了松,但转而又用力紧握住,“为他连命都不要了?”

    “不是这样。”陌以荛解释不清楚自己心里的烦躁,她只想确认顾易堔没事,不然她拼死了都要下山去。

    聿峥眯了眯眸子看了她好一会儿,才开口:“你是怕他出事。”

    这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

    陌以荛不自觉的点点头,聿峥闭了闭眼,两人僵持了好一会儿,聿峥才开口:“这样,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去上面的信息收发站问问情况,那里能收到山下林业局,天文台和交通局传过来的最新消息,我去看看有没有这边车祸的消息,你站在这里等我!”

    怔怔的看着他,聿峥让两个刚才拦截着陌以荛的林业人员帮忙照顾她一下,转身裹了裹外套往回走。

    陌以荛张了张口,还是没说话,只是看着他消失的背影,嘴角浮现着些许的苦涩。

    原来,爱情是会过期的。

    过了十几分钟,聿峥才回来了,他把手里拿到的最新传真递过来给陌以荛:“上面是肇事的车辆,两个车牌,你看看有没有顾易堔的车子?”

    陌以荛连忙接过来,触及到聿峥的手,感受到他僵硬着的冷,叹了口气,把翻腾着的情绪压在心底,陌以荛匆匆的接过,看了一遍,又确认了一遍,心里的大石头落下一半,没有顾易堔的车子,在看了看遇难的和受伤的人的照片和名单,没有他,陌以荛才觉得紧绷着的神经松懈了点点。

    低头又拨打了好几次的手机,都没人接听。陌以荛心里七上八下的,还是担心。

    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聿峥开口:“现在这边住一晚。好歹得等到雪停了,不然你这是要给工作人员增加负担。顾易堔没事,你相信我。”

    陌以荛抬头看他,才发现他满身都是雪花,连眉毛都结上了细小的冰晶,想到刚才她不小心碰到他的手指,那么冷那么僵硬,她不自觉的有些内疚。

    “走吧。看我跟着你从温泉到这边,你至少把我送到能暖暖的地方不是?”聿峥看着她,叹了口气,软了声音。

    陌以荛没办法的点了头,跟着他往酒店住宿的方向走去,有些垂头丧气,路面有积雪,积雪里不意外的有枯枝,靴子踩在上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凉意透过皮革传入脚背,完全的提不起精神来。

    知道她心事重,聿峥也不问,只是静静的走在她身边,是不是伸手给她挡开快戳到她头顶的雪枝,让她路好走些。

    陌以荛侧目看了他一眼,聿峥想必是匆匆忙忙的跟着自己过来的,穿的衣服还是衬衫,在温泉区那边是足够了的,可是眼下却是冷的他发抖,只是他没说。

    眼里一刺,陌以荛不由得感觉到心疼。

    在酒店内安顿好后,时间已经到了下午,陌以荛的房间在聿峥隔壁。

    洗了个热水澡出来,听到敲门声,她去开了门,见聿峥不知道去哪里讨了一个药箱子回来:“你坐着,我给你擦点药,不然很容易伤口感染。”

    陌以荛在一边坐下,刚才去洗澡,牛仔裤脱下来的时候,由于气温低,伤口上血和融化的雪水混合粘合在一起,还渗入些牛仔裤的碎布,她是弄了很久才把裤子给脱了的,疼的她一张脸都白了。

    这会儿恐怕是要先消毒才能上药,更疼。

    聿峥翻着药箱子找药,陌以荛连忙伸手把药箱子捧过来,有些尴尬:“聿峥,我自己来就好了,这点小伤我们警队出勤的时候不是常有吗?我能自己来。”

    聿峥顿了顿,唇边染上苦笑,是啊,可是以前她就算没擦伤也会告诉自己脚疼,恨不得自己帮她揉揉,现在,呵,不一样了,当初在原地一直等着他的女孩儿,不在了。

    皱眉清洗过伤口,陌以荛疼的脸色有些白,可是仍旧咬着牙,上了药,再包上一层绷带,防止雪水浸透,这样伤口好的会快点儿。

    聿峥给自己倒了杯水,回头就看到处理好伤口的陌以荛一直在摆弄着手机,像是没信号,她一瘸一拐的拿着手机磨蹭到阳台,双臂交叠趴在栏杆上,小脸无神,脑袋耷拉着是不是伸手拿着手机去收信号。

    “你喜欢他了,对不对?”聿峥站到陌以荛身侧,握着热茶杯子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

    陌以荛脸侧过去瞅他。

    “如果是我,你就不会这么着急了,是么?”聿峥喝了一口茶,茶水是暖的,只是仍旧觉得凉嗖嗖的风直打心底,凉的难受。

    “谁说的,还记得之前吗?我们两个组合作侦破一桩抢劫案,劫匪在逃跑的时候刀子滑到你手臂了,你没见我那时候多着急吗?”

    陌以荛挑眉看向他,不知道是想否认还是想撇清,她弄不清自己的感觉,只是她明白那样对聿峥的紧张是之前,现在也还是担忧的,只是更多的是朋友间的情意,只是对于顾易堔……

    这么想着,又看了看明明有了信号,还没有来电的手机,刚升腾起的情绪又重重的沉了下去,本来是跟顾易堔来拜祭父母,可是却成了她和聿峥困在山顶,顾易堔联系不上,这,算什么事儿?

    聿峥自然也听得出她说的是之前,而不是现在,只是未说破:“祸害遗千年,顾易堔这种人,死不掉,你不用担心。”

    陌以荛皱了皱眉,却没反驳,至少顾易堔这样的人在他们的世界里,不是纯粹的好人,这点她知道,也理解,毕竟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只是她现在和聿峥在一起,如果顾易堔真的没事,迟早会知道……

    他最忌讳自己跟聿峥牵扯不清,陌以荛沉了脸色,不想往下想。

    聿峥一口一口的喝着杯子里的热茶,因为站在身侧,陌以荛可以闻到浓郁的特别茶香,是她爱喝的大麦茶,山上的信号接收有时候不是很好,眼下雪越下越大,信号像是一下有一下没有,从满格跳到零,又从零回升到两格。

    “荛荛,我没想到我们会走到这一步。”

    陌以荛把手机往外伸了伸,不自觉的又探头去看外面:“我也没想到。”

    “我跟宋瑜没有感情,只是两家企业需要个由头去合作,所以牵扯到了一起。”顿了顿,聿峥一口把杯子里的茶水给喝光,眸子透出幽邃的迷离,“但是我们会结束,而你,我放手过一次,不会再放。”

    怔怔的看着聿峥把杯子搁下,转身走了出去,陌以荛有些颓然,低着头,迷茫的看着脚尖,有些不知所措的乱。

    雪似乎下的有大了不少,陌以荛裹紧了点外套,手机铃声冷不丁响起,她蓦然心惊,手指划开屏幕看到一个陌生的号码。

    像是有些什么莫名的感觉,她想也不想就接听了。

    “荛荛,你在哪里?我刚才这边有人发生了车祸,堵了一路,我是下车跑着过来的,手机落在车上了,你有没有事?”

    她还没开口,已经听见电话那头顾易堔急匆匆的解释了一大通,她听得出来他说的是真的,因为他现在说话还很喘,跑着过来,怎么近,停车场到这边也有一大段距离,又出了车祸到处是堵着,山路也不好走,她能想象到他的着急。

    听到他的声音,陌以荛一直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下:“现在封山了,我下不去。”

    “行,我知道。”像是又想到什么,顾易堔急忙开口问,“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不舒服,就是摔……”陌以荛本能的脱口而出,却又急急忙忙的截住话,“没事,我在这边的酒店待着,雪停了就能下山了。”

    顾易堔可不是好糊弄的,皱了皱眉,迅速的反问:“摔了?怎么摔的?摔哪里了?”

    “……”

    “说话!”顾易堔急的眼都红了。

    知道瞒不住,陌以荛低了声音:“不严重,就是蹭了一下。”

    “怎么蹭的?路都不会走了?”觉得不对,都封山了,谁不知道大雪里路不好走,她还能不小心?顾易堔声音陡然的拔高,“说实话!”

    陌以荛手指一下下揪着衣角。

    顾易堔得不到回答,口气自然硬邦邦:“给我老实点儿!”

    陌以荛贝齿轻咬唇肉,有些委屈地撇撇嘴,音线软软的,蓦然一听有些感激像在不自觉的撒娇,犹豫了一会儿:“我,我……我就是想下山……”

    似乎能听到另一头的呼吸一紧,陌以荛下一句还未说出口,就听到顾易堔勃然大怒的声音传来,似要喊聋她的耳朵,“陌以荛,你他妈的真是长出息了!不要命了你这是!”

    “顾,顾易堔……”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陌以荛愣愣的看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咬咬牙按着这个号码回拨,可是没人接听,她叹口气,糟糕,又惹恼那男人了。

    聿峥叫了餐点来敲门,问她是在房间吃,还是出来在酒店大厅吃,陌以荛不想出去,神情都有些恹恹的,聿峥只好把餐盘给她端了进来,看着她把饭菜吃完让她安心好好的休息,才转身走了出去。

    这么一折腾,已经是晚上了,看了看时针转向了八点,陌以荛拿着手机窝进被窝里,又按着号码给顾易堔拨了过去,可是依旧没人接听。

    真是的,这位爷脾气真大,惹不起。

    一直呆愣愣的坐到了十点钟,陌以荛还是没能打通让顾易堔接电话,无奈的只能把手机放在一边,拉过被子蜷缩在床上。

    窗外雪花纷纷,劈啪的打在窗玻璃上,印出一个个浅白的印子,她把被子卷的更加的紧密了点,在这个跟父母最靠近的地方,她有些难眠,她没关灯,一直都开着,根本没有睡意。

    盯着墙上的钟一分一秒的走着,过去了大半夜,她才有些睡意,昏昏沉沉的阖眼。

    只是不知道是环境问题还是什么,这睡的极度不安稳,一个梦接着一个梦,有父母的,有舅舅的,自然有顾易堔的,反正是扰的她翻来覆去。

    手机响起的时候,陌以荛被惊醒,猛然的坐了起来,才发现自己整个脊背都是湿透了的,她出了一身的冷汗。

    拿过手机,看着持续响着的手机,她恍惚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顾易堔的电话。

    她连忙划开接听:“喂?”

    “在哪里?”那头的声音有些喘。

    “在山上呢。”陌以荛皱了皱眉,他不是知道了么?今天还跟他说了呀。

    似乎能听到急速的呼吸声,是一口一口吸气的声音,听起来顾易堔像是很累的样子,连话都说不全:“山上……哪里?”

    愣了愣,赶紧说了酒店的名称:“你在山下的酒店吗?还是先回家了?”

    没等到他的回答,却听到脚踩在雪地里猜到枯枝的声音,她白天才经历过,怎么会听不出来?心里一紧,陌以荛下意识的问:“你上山了?”

    顾易堔没好气的喘匀了气才回答:“废话!靠,到处封着,亏你想下山!”

    知道到处封着还上山,他是疯了吗?自己都下不去,他还能插了翅膀飞上来比她要高明点不成?

    “你到哪个位置了?”陌以荛着急的跳下床,脖子夹着手机,单手套着衣服,随意瞥了一下墙上的钟,凌晨三点半。

    顾易堔闷闷的声音传来:“快到墓园了好像。”

    老天!他还真的摸黑爬上山了,这么晚,要是一个失足,绝对的是千古恨!

    陌以荛顾不得这么多了:“你别动了,在那里等着!”

    撂下了话,陌以荛啪的把电话给挂断了,匆匆的披上大衣,把手机放进衣兜里,拿过两只鞋就冲了出门,根本来不及穿,出了门是边跑边穿,狼狈的要命。

    急急的跑出去,酒店里这个时候入住的人也不多,她很顺利的冲了出去,还顺便借了一只手电筒。

    聿峥一晚都没睡,站在阳台上吹了一宿的冷风,却陡然间从阳台上看到陌以荛飞快的跑了出去,他心里咯噔一声响,她腿上还有伤,这么大晚上的她是要跑到哪里去?

    眉头拧紧,聿峥赶紧转身回房,披上在酒店里买来的外套也跟着她的方向冲了出去。

    大雪天里,山路特别的难走,一边要小心翼翼的一边还要心急如焚,陌以荛握紧了手电筒,尽量的缓步而行。

    一辆车子都见不到,偶尔的几盏发着微弱光线的路灯在照耀着,拉长她的身影,她走的小心,但是脚步也很急,腿上的伤口一阵阵的痛,可是她管不得这么多,只恨不得快点找到顾易堔。

    扶着一边的树走了长长的一段路,手电筒的光照着,感觉差不多到了,前头四周围都是墓园的区域了,周遭是被大雪压的弯了腰的树枝,和被风吹的掉落在地上发出响声的雪团,定睛一看,白雪皑皑之中,到处都是逝去者的墓园,说不害怕,是假的。

    陌以荛站定了,应该是这里附近吧?

    四周围看了看,紧了紧手电筒,不由得抬起来照了照,远处有一抹高大的身影站在夜色里,陌以荛索性小跑起来,额头渗着细微的汗珠,边跑边喊:“阿堔,阿堔!”

    山间没来的寂静空旷,夜间除了簌簌下落的雪花和山风,陌以荛的声音像是被放大了好几倍,连匆匆追上来还在不远处的聿峥都听到了,不由得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失了神似的看着远处的她。

    仿佛从来没有过的激动,陌以荛就这样喊出来了。

    不管不顾的朝那边的人冲过去,也像是也不记得自己腿上还有伤,更不记得路上还是打滑的,她只想快点到那人的身边去。

    听到她的呼喊,顾易堔抬头,朝她这边的光源处看了过来,他神色疲惫,像是爬了一晚的山,累极了,却听到她的声音,又不自觉的望向她,心里也翻腾着激动。

    越来越靠近,人也看的越来越清楚,是顾易堔没错!

    他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了一身的军大衣穿着,厚厚的,很保暖,在满天都是白色的世界里,突然站着一抹纯到极致的军绿,显得越发的英挺刺目。

    印象中从来没有看到过人能把军大衣穿出这么纯粹的味道,就连她当警察几年,跟军队也有过不少的合作,也没有一个人令自己如此的惊艳到心底去。

    顾易堔站直了身子,看她急速的朝自己跑来,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了笑,陌以荛冲上前一步,踮脚抱住他的脖子,第一次这样失控的抱住他。

    这样的急促拥抱,连顾易堔都是始料未及的。

    两人胸口紧贴,都能听到彼此蓬勃的心跳,顾易堔的呼吸在她耳边萦绕,不由得回报着她纤细的腰身,力道缓缓的收紧了。

    却一下子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抱紧她腰部的手抽了回来,啪的一下打在她的翘臀儿上。

    吃痛,陌以荛撇撇嘴,缩了缩。

    “就你这小身板儿还敢封山封路的时候往下跑?脑壳坏了是不是?”

    顾易堔没忘了她的壮举,似是不解气,又打了她一下,清脆的声音在空旷的山间响起,陌以荛脸色大红,埋头窝在他的怀里,咬着唇不说话。

    得不到回答,顾易堔不打了,他用捏的。

    “呀,疼。”陌以荛抬头看他,揉着自己的小屁股,满脸的委屈,他下手狠,真的疼。

    “还知道疼?”顾易堔没好气的瞪她,又加重力道拧了一下,“知不知道错了?”

    陌以荛痛的皱眉,更加往他怀里缩,见她不吭气,顾易堔作势扬手又要打:“哑巴了?说话!”

    “知道了。”陌以荛窝在他怀里,声音低低的,很有认错的样子。

    顾易堔想想,下山她还摔了,要是后来她硬是要下山,那出了别的岔子那怎么办,想着想着由觉得生气:“下次你还敢做事不经过大脑,看我扒不扒掉你的皮拿去喂狗去。”

    “你好凶残。”陌以荛挑眉不悦。

    他揽住她的腰,把军大衣扣子解开,把她一同裹了进去,他看着她,双眸闪着精锐的光芒,唇角轻挽,伸手戳了戳她的额头:“不凶残能制服你这只野猫?真知道错了?”

    “嗯,知道了。”

    未免再被打屁股,陌以荛一副乖宝宝的样子点头。

    看她这副样子,顾易堔气也消了一大半儿,想着刚才打她下手狠了点,便开口:“我给你揉揉。”

    “揉?哪?”

    陌以荛后知后觉,直到某人的大手已经放在她小屁屁上才一下子红了脸反应过来:“流氓!你手放哪里!”

    “啧啧,是你自己喊疼,我帮你,你还嫌弃?”顾易堔恢复了以往吊儿郎当的痞气,一双桃花眼轻闪,“轻的不要,那行,我就给你扒皮处理!”

    说着就伸手扒她衣服,手指触到她的颈脖,陌以荛觉得痒痒,不自觉的笑出来,拼命的闪躲着,这笑像是晃了他的眼,一时的情动,顾易堔抬起她的小脸,激烈的吻落了下来,陌以荛一怔,身子僵着,却没有如平日里的反抗。

    他顶开她的贝齿,大舌窜了进去,绕着吮,恨不得把她给吞了,融了。

    聿峥隐在黑暗的夜色里,根本不用刻意的隐蔽,前面的两人仿佛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看不到任何的人,一直注视着的双眸清冷寥落,闪过淡淡的落寞,看着两人,他没有移开视线,却步步后退,随即还是闭了闭眼,紧了紧拳头,转身大步离去。

    长长的吻完毕,陌以荛觉得有些缺氧,顾易堔似笑非笑的看了看她:“怎么?想要了?那回酒店去,这里冷,你二老公起不来。”

    噗!

    陌以荛嘴角抽了抽:“二,二老公?”

    顾易堔指了指某处:“喏,这个。”

    像是触电了一般,陌以荛连忙抽回手:“顾易堔,你能正常点么?”

    听到她又开始连名带姓的叫自己,顾易堔又不爽了,刚才是谁那么激动的喊他阿堔来着?这女人,真煞风景。

    “我正不正常的你还不知道么?”顾易堔搂着她往前走,把她裹在大衣里,“以后别再叫错,我喜欢你叫我阿堔那娇滴滴的样子。”

    陌以荛脸色又红了点,低了低头,不说话。

    “不然你二老公就得惩罚你。”顾易堔侧着身子挺腰,用某处顶了顶她,预料之中的看到她又羞又窘的样子,笑意更浓。

    往酒店的方向走去,刚才那一阵急切的奔跑,现在缓下来的了才觉得疼,不由得嘶了一声。

    他低头看了看,猛然想起她伤势,心里有些疼,把她推开,弯了弯腰,拍了拍背。

    陌以荛吃惊:“怎么了?”

    顾易堔俊脸一沉:“少废话!上来!”

    **

    亲们给一张月票也好哇……哎……

    多多留言,多多投推荐票呀……

    ***
后退 目录 前进

t1:0.052